关灯
护眼
    不远处的丛林中数十个模糊的影子渐渐聚集在一起,悉悉索索的声隐响起,一个单独的影子跑来,无声的一段交流后,齐齐向着两个火堆照亮的木屋悄悄靠近,一路上安静异常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黑暗中的隐形恶魔正准备向着他的猎物发出致命的一击。

    黑石部落负责值守最后一段时间的守夜人正是柏立夫,作为队伍中年龄最大、实力最高的他来说,深刻明白凌晨这一段时间是最容易犯困也最容易发生危险的时间,所以安排值夜时他就主动要求自己来值守黎明到来前的最后一岗。

    刚向火堆里又添了两根枯树枝后,柏立夫忽然感到浑身汗毛一紧,常年和野兽打交道的他猛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黑漆漆的树林,只见那里缓缓亮起几十双绿油油的光点向着自己这边缓缓移动,进入火光照量的范围终于看清了它们的样子,只见它们背负一身青灰色的皮毛,每个都近半人高,强壮的四肢撑地面,脖子伸直前腿趴低,呲着嘴露出四颗尖锐的獠牙,凶残的光芒透过绿色的眼镜直照的柏立夫一个机灵。

    “有狼群!都快起来准备战斗”柏立夫大吼一声。

    “啊!快···快起来,是狼群。”被柏立夫吼醒的齐水部落的守夜人一挣眼就看见两只草狼正迅速从远处向他冲来,赶紧大喊了一声。

    鲁亚在柏立夫喊到一半的时候就猛地被惊醒了过来,接着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全部醒来,他们晚上都是和衣而睡,此时抓起武器就全都向门口涌去,隐约间听到旁边两个木屋里也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低喝声。

    “啊~~”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让还没来得及冲出木屋的众人心中一紧,待到来到屋前才发现齐水部落的守夜人已经被两只小牛犊般的草狼扑倒在地拼命挣扎,旁边木屋内冲出的齐水部落族人见此情景红着眼睛就冲了过去却又被斜地里冲出的一群草狼拦住去路而不得不先应付眼前的局面。

    而另一边由于柏立夫一直保持警惕并提前看到了狼群再加上他本身也有见习力士的实力,等鲁亚几人全部冲出的时候他刚一脚踢飞了第一个扑来的草狼正用手里的长矛捅向另一只即将冲到近前的草狼。

    “都不要乱,背靠着自己人,把鲁亚护在中间”柏立夫头也不回的大吼道。

    会意的众人立即冲到柏立夫身边相互依靠把鲁亚藏在中间抽出各自的武器抵御着围攻上来的狼群,这是部落里队伍外出遇到袭击时最佳的防御阵型,能够有效地防御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只是今天遇到的是一只超过50只草狼组成的大型狼群,恐怕众人没有那么容易全身而退了。

    草狼是群居动物,捕食的时候也是群体而动,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和不弱的智慧,一般它们喜欢围攻数量不多的猎物,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选择袭击一个加起来将尽30名兽人组成的团队。这种草狼的单体战斗力要比普通兽人还要弱一些,相对于兽人来说在同等数量或是比己方多几个的情况下草狼基本不会是兽人的对手,就算是今天这种狼群倍之与兽人也绝不是明智之举。

    “这群狼是疯了么”鲁亚虽然来此地不长却也听过族内几人说起过关于草狼的事情,忽然想起以前曾经看到过一篇报道,说是狼群会选择一些强大的敌人来借此消耗组群内一些年迈或伤病残的成员,这虽然看似残忍确是大自然的选择。

    “大家顶不住就用枪吧”鲁亚看到有不少族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草狼抓破,出声提议道。

    “暂时用不着,这群狼好像没有拼命的样子”柏立夫看了看齐水部落的方向出声道。

    手枪这种武器柏立夫还是觉得没到一定程度无需使用,首先是狼群虽多,但自己这边都穿着坚韧的防弹衣,凭借草狼的牙齿和爪子根本没办法破坏,自己等人只需要护好手脚就行,其次就是他不想让齐水部落知道自己有手枪这种武器,这倒不是因为害怕暴露,而是先前齐水部落对自己等人的态度还是让柏立夫不想那么早暴露自己的底牌。

    草狼倒地的呜咽声和时不时的兽人惨叫声从齐水部落的防御阵型中传出,他们虽然人多但面对的草狼数量也一样不少,再加上他们并没有防弹衣这种防御利器,所以时不时的有人被草狼从身上撕开一个口子,没一会儿就已经有人失去战斗力被队友拉进了队伍中央保护起来。反观黑石部落众人,由于需要注意保护的就是四肢和脑袋整个身体大部分都被防弹衣遮盖无须担心所以应付起来就轻松了许多,众人此时除了外衣破损防弹衣的表层多了几条爪子划过的痕迹以外只有几人手臂受伤,却并不影响战斗。

    战斗一直持续到第一缕阳光出现,“哦呜~~”一声浑厚的狼嚎在不远处的丛林边响起,那是头狼,它一直独自站在远处观战并没有亲自上阵搏杀,它的体型比其他草狼稍大一圈,惨绿色的眼眸透着浓浓的嗜血与凶残,只是看向柏立夫和齐水部落的三位见习力士时才露出一丝忌惮,它明显能感觉出这四个人的强大,就算在群狼的围攻下他们四人每人也都击杀了最少三匹草狼,这些都被它看在眼里。

    随着头狼一声嚎叫,狼群渐渐退去,不一会儿就全部退走,只留下了十几具狼尸和一地的狼藉。

    这次狼群的突然袭击让齐水部落死掉了一名族人,就是那名守夜人,他先是被两只草狼突然扑到在地,跑来帮忙的队友又被其他草狼所阻,等到他被人拉回人群时他的脖子已经被草狼咬穿正呼呼往外冒雪,战斗还没结束就已经死掉了,另外齐水部落的队员也有三人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其他人也都多少受了些轻伤,此时整个齐水部落的士气一片低落,三个见习力士也是满脸铁青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鲁亚这边就好了很多,整队人虽然几乎虽然都是布条装但是却没有损失一个人,熊大和熊二第一次经历战斗此刻还显得有些激动和兴奋,这二人手臂和腿上也有几条伤口不过他们显然并没有在乎,还在那里攀比刚才谁更勇猛,鲁亚帮队伍里几人稍微包扎了下伤口后,就去和柏立夫一起收拾这次战斗的战利品了,他们一共杀死了5头草狼其中3头都是死在柏立夫脚下,这种草狼虽然一对一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毕竟是群起攻之,能击杀这么多还没有损失人手主要还是防弹衣起了大作用。

    此刻鲁亚正帮忙拉着狼头好让柏立夫拔下狼皮。熊大和熊二见状也跑去配合着扒另一只狼皮,没一会儿简单包扎后的众人就都忙碌起来,这些狼皮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块块食物而且狼肉的味道也让他们的口水急速分泌,所以众人干起来都格外的卖力和兴奋。

    “停下,把那些狼都留下来,你们可以滚了”突然不远处一个冷漠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