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阵恍惚过后,入眼一片绿油油的颜色。右手还保持着握住鼠标的姿势,食指下意识的按了按。“咦!!这手感?”

    “什么东西?”由于靠的太近,鲁亚的视野只有眼前一小片,还没来得及后退,瞬间一阵强烈的刺痛席卷全身,这是一种灵魂好似片片破碎的的感觉,就连身体也好像被人一块块拆散,伴随着精神和**的极度虚弱,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瘫软下去。

    灵魂的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当鲁亚睁开眼后发现一张绿油油的脸暴露在鲁亚面前,两个铜铃般大小黑眼珠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眼里透露出一种让他恶寒的情绪。一个大大的等边三角形朝天鼻,一耸一耸,两个黑漆漆的鼻孔配上那张比人类大了一半的大嘴略显凶残。一口发黄的大牙倒是整齐的很,只是牙缝里还塞着不知道是什么食物的残渣。

    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后“靠!!!”刚缓过神来的鲁亚被吓得大喊了一声。这一个字的尾音刚刚落下,像是什么东西突然被唤醒,又像是某种很玄妙的事情即将发生。鲁亚好像感觉到以自己为中心的空间忽然间震颤了一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顺着他的手臂流进了眼前这个不明生物的身体里,这股力量犹如一个引子,一瞬间和这不明生物体内另一股同源的力量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一团微弱的光芒从中透出,一闪~一闪~像是一个新生命即将诞生,渐渐地光团飘出不明生物的体外,缓缓地熄灭。

    “好像是一把手枪~”这是他看到那团光芒熄灭后最后的想法,突然的变故让他再次不幸的晕了过去。

    迷糊中像是正在做一场大梦。梦中的鲁亚一会儿坐在出租屋里的二手电脑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玩游戏,嘴里还时不时的喊着“小龙啊!笨蛋”“我去!瞎子你是演员么?”“扶我起来!!快!我还能送·····”。

    一会儿蹲在一片参差不齐的栅栏后面,看着栅栏外几个高大的背影在一块不大的田地里弯腰收拾着一种好像叫做“兽不理”的作物,低头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体,黑漆漆的眼镜里流露茫然和木那。

    画面一闪鲁亚又出现在了现在的公司里,望着电脑,两眼没有聚焦的发着呆。“别发呆了,下班了小鲁,明天周末有啥安排没有,晚上一起去嗨不”。“不去了,晚上约了哥们一起开黑,明天好好睡一觉。”暗暗捏了捏干瘪的钱包,鲁亚拒绝了透视的邀请,一个人走出了公司。回去的路上顺道在棚户区路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一大包康帅傅。在简陋的出租房内,用他那好像从没刷过的油乎乎的铁锅下了一包方便面,一整风卷残云之后坐在了电脑前。不一会儿,出租屋里又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你妹的,小学生又放假了!!”“赶快回家写作业吧!啊!!!混蛋啊你个盖伦抢你妹的中啊”“我靠!!!哪个混蛋又把我网线给扯断了。”

    没等他找到凶手,鲁亚又回到了一个四处透光的木屋里,对面正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只是看他略显佝偻的身躯和沧桑的声音显然这是位年长的老者。“呵呵,小鲁亚,让我看看你的聚魔之法炼的怎么样了,你可要努力修炼,爷爷到时候再教你两个祭咒,就可以成为咱们部落的祭祀了哦。你卡玛婶婶和阿大阿二还有里普叔叔他们以后可是要靠你来保护的。”“来,现在就试着聚魔让我看一看”。

    对面盘坐着的鲁亚按照记忆里的方法,放松自己的精神,而后渐渐地思维凝聚在眉心处,然后好似伸出了几条触手召唤着周围充斥在天地间的魔力,很快就感受到许许多多的魔力尘埃纷纷朝他涌来,按照老者教授的方法用精神力触手卷起一些魔力尘埃拉入眉心,只是“触手”缩回一半,即将成功的时候,精神一整恍惚,几条“触手”纷纷溃散,最后只有一条“触手”成功收回。其他大部分魔力尘埃都飘然而散,重新回到了天地间。

    “哎~”扶着因使用精神力过度而眩晕瘫软的鲁亚,老者轻叹了一声。

    无数纷杂的画面在鲁亚的脑子里转来转去,排列好又打碎,排列好又打碎。鲁亚感觉自己的记忆就像是自己在整理自己那台二手破电脑的硬盘一样,各种高清****和历史文件被塞来塞去,复制来复制去。不知过了多久,一年?还是一瞬?。终于那脑海里的记忆风暴渐渐停止。

    “穿越了?!”“真的穿越了!啊哈哈哈哈哈,呃~”“好像是魂穿,不知道长的咋么样”“嗯~无所谓了,以前起点也不是很高,只要还是个爷们就行”鲁亚的性格洒脱,内心深处渴望变化和激情,看过不少穿越小说的在内心里早就盼望着能够有那么一天,离开这个让自己一事无成的世界,在一个崭新的世界里,经历各种冒险,努力走向人生巅峰~~。

    一阵胡思乱想过后。慢慢理清了思绪鲁亚冷静了下来,身体依旧很虚弱,慢慢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面带青涩的兽人脸庞,感受着周围的环境,再次确定了自己刚才不是做梦。

    从脑海的记忆里,鲁亚知道了这个一脸焦急的家伙叫阿大,他应该还有一个叫阿二弟弟的也在这附近,他们都是兽人,恩~准确的说鲁亚现在也是兽人,只是长得却和人类差不多,记忆里应该是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阿大和阿二两人却比自己高了一头壮了两圈。

    “鲁亚!鲁亚你醒了!太好了,吓死阿大了,唔~我们赶快走吧,你刚刚大叫一声可能被那头魔熊听到了,我们再不跑就来不及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事,族长和阿妈会扒了我的皮的”阿大说着就把鲁亚背了起来准本继续跑路。

    粗略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大树洞,估计整个树干有十人合抱那么粗,中间不知是什么原因腐烂了一个大洞,树洞口处堆着鲁亚叫不出名字的树枝,类似于梧桐树的青黄色叶子长在上面,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进来,一股腐朽的味道传进鼻子里。“阿嚏”在阿大的背上鲁亚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哥哥,鲁亚哥哥怎么了,我刚才好像听到鲁亚哥哥在大叫,是不是也饿了。”洞外一个身影窜了进来。看着比自己高了不止一头,壮了更不知几圈的阿二拨开树枝冲了进来,鲁亚微微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