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决定所有人命运的那场战争结束后,又过去了一年,幸存下来的人们渐渐淡忘了为什么要进行这场战争,生活也恢复平静,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平静的。看小说到但是,无论是人,还是人的历史,仍然在不断向前演进。历史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分分合合,累积成国家解体、民族流散,进而重新构建新的联系。

    如今,历史已经不像以往那样,只是在广度和深度上涌动,而是以多维化的形式在发展。百日鬼系统所开启的彼岸世界,造就了全新的社会关系,世界的模式也在改变。你会遇到不同的自己,也会遇到共体的另一个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连人的定义也在改变。

    不过,百日鬼终于还是死了。

    它坚持撑过最后一战,可是代谢系统已经无法继续维持肌体更新,最后因多脏器衰竭而死去。蒙击掩埋了它,它的墓就在天池畔,引领两个世界之间互相交流与融合,就像个指引前路的灯塔。

    “为什么不说说你和蒙击的婚礼?”欣蒂问。

    “我还不想公开。”珂洛伊回答。

    “他呢?又要去讨论事关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

    “嗯。下个月雇佣兵们要在大坂达成一个新的协议,以后就不再有雇佣兵了。”

    “哦?你都知道了。”

    “是的,我偷看了他的邮件。”

    “他没跟你说吗?”

    “不、不,他说了,他不会骗我的。”珂洛伊为蒙击辩解,“我只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回来,要在那里待多长时间。”她语速太快,弄得双颊绯红,双腿不自觉动了一下。

    “今天呢,今天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他今天要作飞行恢复训练,答应我说下午肯定回来。”她伸手捋了捋耳旁铂金色的头发,“别说我了,你呢,你和比尔已经好上了吗?”

    “噗!”欣蒂把咖啡杯放下,“他别做梦了。别以为拯救了世界,姑娘就得投怀送抱。”

    “可是大家都那么说,说是凯西把比尔甩了,你同情比尔,又想报答他,所以你俩就相爱了,还说你对比尔爱得死去活来的。”

    “哪个臭不要脸的散布这种谣言。凯西和他好着呢。”欣蒂端起点心盘子,“况且,也不是他的雇员救了我啊,你给我在书里写清楚,是我自己爬出来的。”

    “可是,你的脸,真的不要紧吗?”

    “哼。”她自信地一笑,甩开刘海,露出一道深深的刀疤。伤痕从右眼角一直延伸到脖子,因为受伤后浸泡在河道内,伤口愈合很差,看上去触目惊心,“那又怎样。”

    “陵墓传播的新技术很多啊,现在修复这样的疤痕不是很容易吗?”

    “我就是我,我的样子是给我自己看的。况且,我也想留着,”她伸手摸了摸,“时刻提醒自己,男人都不可信。”

    “比尔怎么说的?他后来去找你了吧。”

    “他说他爱死这道疤了。你记住,这是这种男人的典型套路,他们会找出女人身上某个不好的地方,然后大加赞美,对你说你因为这不完美而与众不同,他就是爱你这与众不同。对哪个女人,他们都会这么说。”

    “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对男人已经没感觉了。”

    “他只是举止有点那个,人还是好人。如果不是他,蒙击也不可能成功的。而且,他居然也没有自夸那件事,我是从凯西那里才知道的。”

    “他是人类军领袖那件事?他现在特喜欢别人那么称呼他呢。那天他是够威风哦,领着那么多航空母舰,自称人类军,在日本海大战傀儡潮群,别说,居然赢了。蒙击在天池顺利把事情解决,是得谢他一半。要不然,傀儡潮冲到天池,事情就麻烦了。蒙击是救世主的话,他算是人类军领袖,那么一说,也难怪他那么得意。”

    “我想找机会谢谢他帮了蒙击,但是,你知道,他实在太那个了,我不敢去。”

    “怕什么的。”

    “你知道,就别让我难堪了。改天你要是见到他,就说蒙击和我谢谢他。我不想让他觉得蒙击是个木讷的人。”

    “好吧。他其实在大坂,新协议定下来之后,他就是个正经的人类军领袖,反正雇佣军和军事公司都取消了。”

    “你呢?”

    “我?我好好的啊。”

    “你有什么打算。”

    “统治全世界男人,全作奴隶。”

    “那天的事……嗯,我不知道你介不介意,但我想完成我的书……”

    “有什么不能说的。是的,那天我找到了雷育坚那个王八蛋,他根本没在任何一艘航空母舰上,他就在大坂大北野医院。付先生原本有一套拿来统治彼岸世界的脑波设备,他早就指使梁经理搬到那里去了,你不是说,梁经理曾经把你支开,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偷偷摸摸的吗,就是那个时候搬的。他有他的情报网,我有我的。比尔的军事雇员平息了大坂骚乱,帮我急救了一下,给我送到了大北野医院。实话实说,那天我确实带着刀,去雷育坚那里的,不过这段你可别写进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