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嗬!”那货见我跑出庙外,脚下略显僵直的也随之跟了出来。积雪没过了我们的膝盖,我在前边跑,他在后面追。只不过,追没几步他就被积雪给弄了一个狗吃屎。这下我心里有底了,原来这货的关节不是那么灵便!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不等他从雪地里爬起来,我便急速念起了役雷咒。大雪的天,正是雷霆大展神威的好时候!

    “噼啪!”一道电弧从天而降正劈在那货头顶,瞬间将他雷了个热气腾腾。

    “吱吱!”一声惨叫从男子体内传出,随后一只一米多长的黄皮子从他背后钻了出来,翘起尾巴放了一个臭屁后逃之夭夭!

    等我挥散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子恶臭,走到扑倒在地的那个男人身前一看,这才发现他的内脏早已经被掏空,只留下这具躯壳被那只黄鼠狼操控着。他的后背被黄鼠狼用爪子撕开了一道口子,方便从那里进出他的身体。他身体的肌肉,此时俨然都已经发黑了。相信过不了几天,就得腐烂发臭!

    我起身看着黄鼠狼逃逸的方向,拔腿追了过去。今天无论如何要将它们的找到,然后斩草除根。留着它们,还不知道以后要祸害多少人。拿定了主意,我顺着那只黄鼠狼留下的足迹就一路追了下去。

    “嗯?没路了?”向前追了一段,然后我就发现前边是一处断崖。而黄鼠狼的足迹到这里,也消失无踪了。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向断崖下边看去。不等我看清楚断崖到底有多深,一道黄影就从崖边跃起,挥舞着两只前爪就向我的眼眶挠来。这一下要让它挠上,我以后怕是要去天桥底下给人摆摊算命混生活了。

    “啪啪!”就在我伸手护住眼睛,准备拼着胳膊受伤也要挡下它这一击的时候,两声枪响传来!随之一声吱吱的惨叫从我身边传来,我放下胳膊一看,就看见那个对我发起袭击的黄影正是先前逃脱的那只黄鼠狼。至于打在它身上的那两枪,则正是尾随我上山的刘建军打的。

    “你特么上来干什么?”我看着在那气喘吁吁的刘建军,翻身起来对他吼道。要知道他身上还有伤,我一个正常人爬几小时的山都觉得受不了,万一他把伤口崩裂了怎么办?

    “老子不是放心不下你么?看看,那东西死了没?”刘建军抿了抿有些发青的嘴唇,抬手指了指躺倒在我身边的那只硕大的黄鼠狼问道。

    “还有口气!”我拔出金钱剑,在还有些呼吸的黄鼠狼身上杵了杵说道。

    “老子去找些柴火来,一把火烧了这畜牲。”刘建军是对黄鼠狼恨急了,一枪就能解决的事情,他非要去用火烧。

    “吱吱!”一听刘建军要用火烧它,那黄鼠狼连忙挣扎着翻过身子。两只爪子不停在身前拜着,似乎在求饶一般!

    ;@最新章3节上☆n

    “妈的,现在知道求饶了?你们害死我两个兄弟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放他们一马?”看着黄鼠狼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刘建军心里的火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