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人有了精神,刘建军就不想再躺着了。扶着墙又在屋内走了几圈,等身体活动开了,这才走到桌边坐下。

    “鸡汤,还有么?”坐下第一句话,就是问姜勇鸡汤还有没。

    “啊?有有!”姜勇一听乐了,心说这大哥真能造。

    “胃都吐空了,给整碗垫吧垫吧!”刘建军吧唧了两下嘴说道。见他开口要吃了,我才真正松了口气。这代表着他的身体状况在逐渐恢复正常。当然,如果是病入膏肓,得了绝症的人忽然开口要吃了,那就准备后事吧。

    “得,今晚咱们都别睡了!”见刘建军的精神头不错,我摊开手对姜勇笑道。

    “我给你热鸡汤去,完了咱们陪你唠嗑儿。”房客苏醒过来了,这对于姜勇来说就等于卸下了肩膀上的担子。他本就不是个专门开旅店的,只是那天刘建军他们进了屯子没地方落脚,给了俩钱儿临时在他家借宿而已。可是东北人讲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把人给照顾好了。没成想借宿的三个人一下子死了俩,剩下的一个还半死不活的躺家里,这让姜勇觉得很是有些晦气。死山里的那两位他没办法,可是今天刘建军能够好转起来,姜勇是打心眼里觉得高兴。

    “来,就剩这么多我全给你热上了!”几分钟之后,姜勇用海碗将最后一点鸡汤给刘建军端了进来。

    “咯咯咯!”刘建军端起碗喝了没两口,我们就听见屯子里响起了一片鸡鸣声。抬起腕子,看了看时间,凌晨4点半。大约还有两个小时,太阳就要露头了。

    “黄大仙,进屯子了!”姜勇听见这一片鸡鸣声,脸色变得煞白的说道。

    “来找我的,我没死,那只受了枪伤的黄鼠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刘建军大口喝着滚烫的鸡汤在那说道。刚才我跟姜勇之间的对话,刘建军在迷糊之间也隐约听到了一些。他觉得这些进了屯子的黄鼠狼,肯定是来找自己的。

    “我去看看!”我看了看伤势未愈的刘建军,又看了看脸色煞白的姜勇,站起身来说道。我敬天地君亲师,对于这些在内地人人喊打的畜牲,着实生不出什么敬畏感来。无敬则无畏,我倒要看看这群畜生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弄得本地的老百姓闻名色变!

    “等等,带上这个!”姜勇忽然伸手拉住了我,起身走到屋角拿出一根削得溜圆的白蜡杆递到我手上说道。

    “把门关好!”我提着白蜡杆拍了拍姜勇的肩膀嘱咐他道。

    “咯咯咯!”将门开开一条缝,我侧身钻了出去。等姜勇依言将门关好之后,这才迈步向院子里走去。院子里的鸡还在那里扑腾挣扎着,在它们身前,数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在黑夜中闪烁着。

    “区区孽畜,也敢称仙?”我将白蜡杆抖出一声响,随后一棍砸了过去道。

    “啪!”颇具韧性的白蜡杆抽打在地面,带起了一片雪花,迸发出了一声如同炮仗般的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