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这件事管叫我心乱如麻......”舞台上,张泉穿着一套从节目组借来的戏服,在那里美目流盼的唱着。戏服是他花了200租来的,而妆则是他自己画的。不管是唱腔还是台风,他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

    “这个选手不错啊,虽然唱的是现在并不讨喜的戏剧。不过他的嗓子,真的很不错!”台下的评审在那里交头接耳着。

    “不错是不错,可是戏剧参加这种选秀的话,恐怕走不了多远啊!”有评审在那里摇头道。

    如今做电视节目,收视率才是人们关心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商榷!就连很多电视剧,不也分TV版和未删减版么?至于这个节目播出后会不会对小孩子产生什么影响,那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反正他们的孩子早就去国外陪人欧耶欧买尬去了,国内的孩子爱咋咋地。左右毁的文化和人已经不少了,再多毁一些也没问题,只要自己能挣钱!

    “下一轮和咱们无关,我觉得起码在这一关我们应该送他一程,帮他一把!再说了,玉刚不也是这个调调么?人家照样大红大紫。没准在我们手里,能再出一个玉刚呢?”先头赞成让张泉过关的那个评审和大家商量着道。

    fQ永‘…久$免Ke费看x小}W说

    “好吧!”这位评审的话说服了其他的评审,大家彼此对视了一眼,纷纷举起了手里的牌子示意张泉可以进入下一轮的淘汰赛。

    “这戏倒是唱得不错,不过这人我怎么觉着这么眼熟呢?”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复赛的刘建军,怎么看怎么觉得里头这个唱戏的好像在哪见过。

    “张泉是吗?请问通过了复赛进到了下一轮的淘汰赛,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后台过道上,江城的记者正拉着张泉做着采访。这也是拉升收视率的一种手段,毕竟老百姓对于选手的背景和职业还是很有兴趣去探究一番的。

    “张泉?张泉!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品茗小筑里头的那个娘娘腔么?”因为复赛是不报幕的,加上张泉脸上一脸的戏妆。所以一直到电视机里那个记者喊出张泉的名字,刘建军才记起来他是谁。

    “等等,等等,娘娘腔,唱青衣。一个女人喊了一嗓子!”刘建军脑子里忽然出现这么几个条件,将它们整合在一起之后,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拍额头。他觉得自己是被那个提供线索的大爷给误导了,或许杀人的根本就是个男人,只不过他拥有着一个女人的嗓子罢了!

    “许海蓉,看了刚才的复赛直播没有?”刘建军觉得,应该把这个张泉带回来好好审审,于是他拨通了许海蓉的电话!

    “看了啊,刚才那个唱戏的挺不错的。”许海蓉正在家敷着面膜,闻言说道。

    “马上出来,我们连夜去江城!”刘建军将配枪从柜子里拿出来,在电话里对许海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