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父亲这歌儿会唱么?你唱歌缺乏激情,太稳了一些。现如今想吃唱歌这碗饭,太稳不行!”我将双手背在身后指点着人道。

    “父亲?会唱是会唱,只是这种歌拿去参加好声音,讨喜么?”人家有些担心的说道。现如今要么是情情爱爱,哭哭啼啼,要么就是霍霍哈嘿的饶舌。老实说,像父亲这种能引人哀思的歌儿,还真不讨喜!

    “你还没开始唱呢,咋就知道不讨喜了?先走一遍再说!”我拍拍小张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

    “伴奏找着没?找着了就走一遍啊!”等说服了小张,我又在那拍拍手掌问那个负责音响的妹纸道。这套流程,平日里贫道里在电视里没少看。眼下信手拈来,倒也有模有样的装了一手好B!不多会儿,店里就响起了父亲这首歌,那气势磅礴的前奏来。

    “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到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别说小张节奏感不错,音准也很好。就这么几句出口,我觉着过个海选应该没问题。

    “张泉还是太稳了些,这歌儿还是缺乏那种引人泪下的感觉!”颜品茗倒是比我挑剔了许多,环臂抱胸站在我身边点评道。

    “原来这小子叫张泉啊!”我抬手作捻须状说道。

    “怎么了?”颜品茗看见我脸上闪过一丝贼笑,赶忙问道。

    “没什么!”我闻言连忙收敛了笑意,一本正经的答道。说完我迈步就向张泉走了过去。

    “你接着唱别停,到了恰当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的。别紧张,一下子就过去了!”见我走过来,张泉显得略微有些紧张。正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暂时停一下,我见状一抬手示意他接着往下唱。

    “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站在张泉的身前静静地听着他演唱,等他唱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心中一阵暗喜,心说贫道等的就是这一句。一念至此,我抬脚踢在张泉的两腿之间。当时就给他踢弯了腰,夹着双腿很蛋疼的在那里蹦跶了起来。

    “别停,你接着唱。快,有没效果就看这一脚了!”我嘴角闪过一丝爽意,嘴里嘴里却大声在那催促着张泉继续往下唱!我这么认真的态度,任谁也看不出刚才那一脚我是故意踢的。都琢磨着,我这指点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就这么地,一首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父亲出炉了。等张泉夹着腿忍痛唱完这段,所有的妹子都热泪盈眶的在那里鼓着掌。甚至颜品茗眼角还滴落了两滴泪珠。

    “嘶,怎,怎么样?”一曲唱罢,张泉夹退躬身来到我面前,一头的虚汗在那问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