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二......”童婷婷脆脆的声音再度传来,我眼前的空间又泛起一波涟漪直奔童娉娉而去。

    “区区数十年修行的小鬼,也敢在我面前放肆?”顾纤纤兀地将伞撑开,护在童娉娉身边,将身子原地转了一个圈喝道。漫天花雨飘飘洒洒落了下来,将那股涟漪抵消得无影无踪。

    首g发“s

    “官人自管去追她,这里交给我就好!”花雨过后,顾纤纤将伞一收对我说道。

    “好!”我闻言心中大定,脚下一提速,嘴中极速念起开眼咒就向藏到角落里的童婷婷追去。开眼咒下,一切虚妄皆无可遁形。很快我就找到了童婷婷藏身的地方。

    “三......”缩在角落里的童婷婷小脸上满是紧张的喊了一声。顾纤纤的出现,让她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而我的出现,则逼得她无路可退,无处藏身!

    “你的心里,真的很想杀死你姐姐吗?”我横起金钱剑挡住了童婷婷这波攻击,然后问已经被逼到角落里的童婷婷道。

    “她欠我的!”童婷婷露出嘴角的獠牙,恨恨对我说道。

    “你又怎么知道,不是前世你欠了她的?问问你的心,你真的很想杀死你的姐姐吗?”我摇摇头,看着眼前犹如孩童般大小的童婷婷接着问她道。世上没有毫无道理的果,有一果,必先有一因。因因果果,缘聚缘散,谁又能彻底算得清楚呢?

    “不要伤害我妹妹,是我欠她的,是我欠她的!我甘愿让她拿回她想要的!”说话间,顾纤纤护着童娉娉来到了我身后。童娉娉摸索着拉住我的胳膊,在那里央求着道。

    “孽障不除,你此生无法安宁!”我摇摇头,金钱剑直指被逼在角落里的童婷婷说道。

    “不要伤害她!”童娉娉猛地将我往旁边一推,张开双臂挡在妹妹的身前厉声道。

    “姐姐!”被童娉娉挡在身后的童婷婷,抬起头看着身前的姐姐,轻声喊了一句!她有感受到了多年以前,自己被姐姐宠着的那般感觉。一支冰棍,姐姐总是让给她吃。一瓶汽水,姐姐总是让给她喝。随着记忆一点点涌上心头,她眼中的戾气也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对亲情的依恋。

    “现在,再问问你的心,你还想杀死你的姐姐吗?”我见状,再度缓声问她道!

    “姐姐,还给你!”童婷婷从姐姐身后走出来,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脆声说道。等童娉娉弯下身子,她将小手在姐姐眼眶上轻轻一抹,将视觉还给了童娉娉!

    “现在你对她说,游戏结束了,我找到你了!”万事有始就需有终,我将金钱剑收回之后,对恢复了视觉的童娉娉说道。

    “妹妹,游戏结束了,我找到你了!”童娉娉闻言,蹲下身子一把将身前一如孩童的妹妹抱在怀里哭泣道。

    “姐姐,你找到我了!”童婷婷将小脸贴在童娉娉脸上摩挲着道。

    “我要走了姐姐!”放下了执念的童婷婷,身上散发出一道洁白的光芒。我知道,她这是要准备去投胎了。

    “妹妹!”童娉娉紧抱住妹妹不放,将嘴唇贴在她耳边急速说着什么。

    “我争取!姐姐,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童婷婷听完姐姐的话,使劲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