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后来呢?”我拿起红头绳,放在掌心端详着问道。

    “算了,我不想说了。你们走吧,谢谢你们这么晚还过来帮忙。”童娉娉沉吟了许久,忽然伸手从我手中将红头绳拿了回去道。这个女人突然的变卦,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说得好好儿怎么不说了呢?”许海蓉歉意的冲我露出一丝苦笑,然后拧了童娉娉一把问道。

    “对不起海蓉,我不想再说了,你们回去吧!”童娉娉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对许海蓉挥挥手道。

    “走吧,心结未开,强求无用!”我见人都下了逐客令了,站起身来对有些愠怒了的许海蓉说道。

    “你说,她为什么不接着往下说了?”离开童娉娉的家,来到她家楼下的空地上,许海蓉抬头看着闺蜜家的灯光问我道。作为一个资深的刑警,她觉得自己的闺蜜在刻意的对我们隐瞒着什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行了,别疑神疑鬼的了姐,早点回去休息吧!”人家不说,我也不会去打听。道家有云:顺其自然,自然而然!我不会去强迫别人说出本不想说的话。当然后果,就得她自己去承担了。

    “你怨我,恨我,我都明白。自打你的红头绳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是你找来了。我欠你的,都还给你。不过其他人是无辜的,你拿了我的命,就走吧!”站在窗台边上,看着我和许海蓉消失的背影,童娉娉摩挲着手里的红头绳喃喃道。

    “姐姐,来玩捉迷藏呀?好不好呀?咯咯咯!”屋里灯光一暗,童娉娉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机械厂宿舍的空地上。妹妹的声音在她身后脆脆地响起,她紧捏着手里的红头绳,缓缓转过身去。

    “姐姐,你陪我玩捉迷藏好不好?顶多,冰棍儿给你吃!”妹妹还是如同小时候那般大小,扎着小辫儿,手里拿着一支冰棍儿对童娉娉脆生生说道。

    “婷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跑开的,我不应该丢下你一个人不管的。”童娉娉蹲下身子,伸出手掌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小脸,泪眼婆娑的在那道着歉道。这是一件埋藏在心里很多年的秘密,她谁都没有说,包括父母。可是世上之事,欺人容易,骗己却太难。就算她瞒过了所有人,却始终骗不了自己的心。二十多年过去了,童娉娉无时无刻不是活在忏悔当中。时至今日她觉得,或许将欠妹妹的全都还给她,自己的心才能够得到安宁。

    “姐姐,你陪我玩捉迷藏好不好?”依旧是小女孩般大小的童婷婷,将自己的小脸在姐姐手掌中磨蹭了两下,继续脆生生在那里问道。

    “好,姐姐陪你玩捉迷藏。这次姐姐,不会再跑开,不会再逃避了!”童娉娉抹掉脸上的泪水,看着妹妹微笑着道。欠她的,今天就还给她吧。她站起身来,闭起了眼睛!

    “姐姐等我喊到十哟,不许偷看。”童婷婷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不定的在童娉娉耳边响起。

    “一,二,三......”闭着眼睛的童娉娉跟着妹妹的声音,一起在心里数着数。每数一下,她的心脏就如同被人用拳头使劲砸了一下那般疼痛。她嘴角流出了一丝血渍,可是她依然站在那里,坚持着陪妹妹一起继续数着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