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世事有因就需有果,你坏了人家的因果,就不怕报应缠身么?”我看着张道玄,缓步走到他跟前问他道。其实我在说他,我何尝又不是一样?我的养父,就是因为管得太多,才导致了中年离世。可是今天,我不能让张道玄出手。因已经发生,今天就是结果的时候。不管这个果到底是什么,在我眼里只有一条,那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师兄,我明白了!”张道玄在心里掂量了一下,比道术,我似乎要高他那么一点点。看了看我的身板儿,虽不算健硕,可也比他这个年过中年的半老头子要强健得多。动粗?好像更不是我的对手。很是惋惜的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王金彪,他后撤一步说道。

    “可惜了,若是这蠢货不出来。少时将这对行尸引入房中,怕不现在已经大功告成了。钱呐,我的钱!”张道玄又看了王金彪一眼,在心中暗啐了一口道。

    “那个,师兄啊,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决意不管此事之后,张道玄凑到我身边,将我拉扯到一边说道。

    “什么事?你直说。”我瞅着他那副道貌岸然,道骨仙风的卖相,颇为羡慕的说道。现在是个拼颜值的时代,若是我能有他这副卖相,上回还会被赵大叔轻看了么?就如同卖保险的要表现出诚恳,搬砖的要表现出壮硕,卖那啥的要表现出才入行不久一样。

    “你真放任他们把王金彪弄死了,明儿警察来查怎么办?”活在俗世,颇多掣肘。张道玄在担心会把麻烦引到他身上,毕竟村支书大小也是个干部。真死了,上头肯定会下大力气来调查的!

    “呵呵,什么叫我放任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在家陪女朋友睡觉呢!想一句话把我给套进去?没门儿。现在是法制社会,任何事情都是要讲证据的。”说完我拂袖转身准备离开!

    “还有,就算你跟人说,你看见我放任两具行尸杀人。你觉得有人会信么?到时候,一个是身家清白的有为青年,一个则是疑似胡言乱语的精神病。你和我两人的话,警察信谁的会比较多一些?”走了两步,我在门口站定转身,眼角闪过一丝精光说道。没有案底就是好,就算有事,解释的机会总会比旁人要多一些。说完这番话,我不再理会张道玄,迈步向顾家祖屋走去!

    “师兄,师兄等等我!”见我有些着恼,看了看我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那两具面目狰狞的行尸。张道玄三步并作两步的紧跟在我身后喊道。我一句话提醒了他,他决定要去为自己找一个不在场证人。

    “不知师兄方不方便......”张道玄空手而来,此刻也是空手而走。追上了我,他腆着脸问道!

    “不方便!”我知道这货想问什么,无非是想跟我去顾家祖屋借宿一宿,改日警察来问,他大可以说跟我在一起。可是现在我要回去陪美人儿,怎么可能把他这个电灯泡带回家去?

    “额!”张道玄后半句话被我噎了回去,抬手抚了抚那三寸青须,有些犯难!

    “你随便找一家人家,给俩钱儿借个宿不就完了?”我看着前头还有几家亮灯的人家,琢磨了一下现在王金彪应该还没被老夏给弄死,顿了顿脚步对张道玄说道。只要人死的时候我们不在现场,那就问题不大了。我心里这么想着!

    “大善!”张道玄闻言抚掌道,随后转身出溜进了一片黑暗之中,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谁家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