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高,高,实在是高。老弟啊,咱俩走一个?”张老板一听觉得这事儿靠谱,大喜之下举杯对村支书说道。做了这么些年的房地产开发,谁在上头还没几个关系啊?大不了到时候自己也跟着使使劲就是了!

    “亲兄弟明算账,有句丑话我得说在前头。那些个穷腿子,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你这拆迁款要是不到位,恐怕他们会硬顶着不会迁坟的。要是当中城里再有几个亲戚,打听出城里的拆迁价来,到那时候可就不是千把万能解决得了的啊!”村支书没急着喝酒,反而一伸手,将张老板举杯的胳膊给压了回去道。

    “这倒也是个麻烦!这么的,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把款子给你打过去。可是有一条,钱一到位,我可就要开工了。之后有什么麻烦,可全交给老弟你出头去解决。”张老板略一琢磨,就在那拍板道。

    “算数!”村支书举杯和张老板一碰,昂首将酒干了道。

    “正事儿谈妥了,有件事私事儿想找张老板打听打听!”酒过三巡,村支书打着酒嗝对红光满面的张老板说道。

    “咱俩谁跟谁呀?啥事儿说吧。”几杯猫尿一下肚,两人的关系是蹭蹭往上涨。张老板点了一支烟,搂着村支书的肩膀头子说道。

    “你交际面儿广,有认识的和尚道士什么的么?给我介绍一两个。最近家里婆娘老说有些不安神,我请回去给破解破解!”拆迁的事情成不成,关键就在这和尚道士身上了。用政策吓唬那些村民,反倒不如和尚道士们一句话管用。村支书没跟张老板说实话!

    “哈哈哈,老弟也信这个?我想想啊,倒是有这么一位。说起来,和我还是本家。也姓张,道号道玄!唉?他就住在你们市,你不知道?这个人,要说起来,还是有点真本事的。”张老板大笑几声,再一细想,就想到了一人。

    “有他联系方式么?我明天返程,顺道儿把人家给请回去算了!”村支书闻言连忙问道。

    “这是他的名片,我说你跟他说话可要客气点儿啊。这个人,交游广阔,脾气也傲。真得罪他了,当心他在背后给你使坏!”张老板拉开包儿,从里面摸出一张名片来道。

    “得嘞,明天回去了就联系他!哥,喝了点酒,要不蒸个桑拿放松一下?”好不容易来次省城,村支书觉得自己躁动了起来。

    “哈哈哈,算我的,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酒色财气么,喝过酒之后,自然就轮到色了。大家都是男人,张老板心照不宣的笑着拍拍村支书的肩膀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有姐妹花么?”村支书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起身招呼服务员准备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