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酒色财气?”张老板拿起筷子,轻轻敲打着酒杯问道。

    “高尔夫,运动不是?运动完了得桑个拿不是?桑拿里头得有小妹儿不是?能有钱办高尔夫的会员,又有闲来玩儿的人,最讲究的是什么?”村支书继续扳着手指在那为张老板分析着。

    “气氛和情调!”张老板闻言恍然道。

    “那不就结了?你说在一穷乡僻壤,光建一个球场算咋回事儿?酒店呐,高端会所呀,一样儿都不能缺。”村支书在那里为张老板出谋划策着。

    “这么一说,我是不是还得修条路进去啊?”张老板忽然觉得这好像是个坑。怎么越听,就越像个无底洞似的呢?

    “修啥修啊,就那么放着。打个幌子,健康就从这一步开始。你说说,我是不是忒有才?如今的有钱人,最怕啥?怕死啊!不是有句台词儿说过么,人生最最悲哀的事是什么?人死了,钱没花了(liǎo)!你请好儿吧,到那时候,你就是让他们坐车进来都不成,一个个儿非得走着,你信不信?”村支书抬手挠了挠头上的板寸,满面红光的在那里为张老板描绘着美好的前景道。

    ;永T久免√费}看小说YF

    “哎呀我去,兄弟你不去做生意真是屈才了。”一通忽悠,张老板是彻底动心了。这世道,什么人的钱最好赚?答案是有钱人。只要你挠到了他们的痒处,那钱还不得大把的往自己兜里装么?

    “完了我们那哈儿不是有个大水库么?就依托在水库那儿建酒店和会所,名儿我都给你想好了,秦淮山庄!别看我初中都没毕业,要论起整这些个调调儿,我比那些个有文凭的精。信我一回,咱俩一起发财!”说话间菜也上来了,村支书嘭一声起开了一瓶一二年的白葡萄酒,一边替张老板斟着酒一边说道。

    “这么说来,可行?”张老板将手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然后端起酒杯道。

    “可行啊,你也知道,我是吃公家饭的人,骗你我有啥好处?不瞒你说,就是不做这桩生意,我这辈子也能吃香喝辣你信不?之所以和你合作,是觉得张老板这个人爽快,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村支书端起酒杯和张老板轻碰了一下道。

    “只是,土地批文,怕是不容易办下来吧?”张老板一琢磨,觉得批文是个麻烦事。那么大片面积的土地,想要把批文办下来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先斩后奏,你先开发着,回头我让村民给你立个合同,说是自愿将名下的耕地租给你使用。等既成事实了,再给上头打点一下,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到那时候,我就不信这送上门的政绩他们不要。往小了说,是响应国家号召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往大了说,是当地各级政府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大力开发资源,让当地村民提前迈入了小康生活。到时候再把记者往这儿一请,大肆造势一番,谁还会逆流而上说咱们手续不全,违法开发?”这要是搁在古代,村支书是个当奸臣的好材料。说话间,就已经把今后的事情一环套一环,全都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