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从江城包了辆车去顾翩翩的老家,人司机开口要了我2000。理由是路难走,还是空车回头。由此我悟出一个道理,泡妹纸是需要钱的,大笔的钱。辛亏顾翩翩她爹留给我一大笔钱,不然我拿什么去巴结人闺女?一念至此,我觉得回去祭拜祭拜也是应该的。

    “进不了,道儿太窄。”3个多小时之后,司机将车停在一个路口,指着那条羊肠小道说道。

    “算了就到这里吧!”顾翩翩摇下车窗,探出头去看了看后对司机说道。从这个路口进去,想要到她老家,中途还要翻三个山头。步行的话,大概需要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走吧,看看能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顾翩翩抬手将头发捋了捋对我说道。嫩白的肌肤,笔直的脖颈此时展露在我眼前。我偷摸着瞅了两眼,咽了口口水。

    “翩翩姐?这么晚你怎么回来了?”天将擦黑的时候,我和顾翩翩终于走到了地头。一进村子,就看见一个衣着简朴,长得还算端正的年青人在井边挑水。一阵狗吠声传来,年青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随后有些吃惊的问顾翩翩道。山里出去一趟不容易,同样山外想要进来一趟,也要大费周折。

    “这位是......”我和年青人同时开口问道。

    “哦,他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夏尽泽。爷爷退休后就回到了这里,那时候爸爸忙于事业,又不放心把我送去托儿所,就把我交给爷爷奶奶带了。”顾翩翩见我问起那个年青人,连忙解释道。

    “程小凡!”

    “夏尽泽!”

    “你好!”

    “你好!”

    我闻言点点头,伸出手去和那个年青人握了握各自自我介绍了一下。

    “翩翩姐,这么晚了,山路不好走吧?”青年很快打好了水,挑在肩上随我们向村子里面走去道。打小儿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见面,总是显得要亲热一些。夏尽泽挑着水向前走着,嘴里在那关切的问道。

    “是啊,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这里的路就是这样,到现在还是现在。真是几十年如一日,一点变化都没有。”顾翩翩走在村头的石子路上,很自然的用手挽着我的胳膊说道。路不好走,她觉得自己的脚似乎磨出水泡了。

    “唉!”夏尽泽轻叹了一声,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对了翩翩姐,你回村子干嘛来了?”又走了几步,夏尽泽开口问道。他有些诧异,就这穷得鸟不拉屎的地方,顾翩翩回来干嘛?

    “明天不是我父亲的祭日么!”顾翩翩闻言低声答道。

    “我把这事儿给忘了,对不起啊翩翩姐!”夏尽泽闻言很是抱歉的在那说道。

    “你这么晚还出来挑水?夏叔和婶儿身体还好吧?明天忙完我去看看他们去!”小时候顾翩翩没少吃夏家的鸡蛋,想了想她决定既然回来了,就顺便看望一下两位老人,留下一些钱让他们买些好吃的。

    “啊,好,好得很。翩翩姐你忙正事要紧,下回有机会再去看他们也是一样的。”夏尽泽见顾翩翩提出要去看望他的父母,有些慌不择路的快步向前走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