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有个大开放商了解了我们的这里的情况,有心来这里建一个高尔夫球场。将来,我们这里就将是本省第二个高尔夫球场,开发得好了,或许会成为一个高档的度假村。”村支书说到这里顿了顿。

    “问题是,人家看中的那片地,包括了村里的祖坟山。所以呢,想请夏叔你帮个忙,能带头把自己家的祖坟,给迁了。”村支书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个这个,支书,祖坟不能随便迁呐。打扰了先人,会有麻烦的。”夏父闻言有些后悔今天来为儿子找这个门路了。在农村,动人家祖坟是要出人命的。让自己带头把祖坟挖了?那这辈子他都别想在村里抬起头来做人。

    “有什么麻烦?狗屁的麻烦。一堆老骨头埋在那里,挡着大家发财的路才是麻烦。就这样吧,明天我会在村头的大喇叭里正式发个通知,到时候你出来带头响应就是了。”看着眼前翻脸不认人的村支书,夏尽泽的父亲觉得那个让人熟悉的支书回来了。

    随后的事情,自然是按村支书的意思去办的。不过有出乎了他的预料,夏家并没有站出来配合他。

    夏尽泽扒完了碗里的饭,将碗放在脚边,愣愣地看着家里这两间土砖房一动不动。父亲走夜路掉进了鱼塘走了,母亲伤心过度呕了两口血也跟着走了。转眼间,一个完整的家就剩下他一个人。

    “小夏,还是把祖坟迁了吧。只要你点头,明天就去村委会上班。”这已经是第无数次村支书派人来劝他了。

    “不迁!”夏尽泽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今天是双亲的头七,家里什么供奉的东西都没有,他决定把鸡窝里仅剩的几只鸡拿去卖了,换一些香烛纸钱回来。

    “犟驴!”来劝他的人,看着他提着鸡的背影骂了一句。

    “爹,妈,操劳了一辈子,也没享过儿子的福。多吃点儿,多喝点儿。”到了夜里,夏尽泽将那些从镇上带回来的卤菜装了盘,摆放到桌上,又开了瓶父亲这辈子都没舍得买的瓶装酒在那里喃喃道。

    “儿子啊,你也吃啊!”不知不觉,家里的老式挂钟敲了12下。夏尽泽从沉思中被惊醒,然后就听见母亲的声音在那里说道。

    “爹?妈?你们……你们……”夏尽泽是个孝子,不过他这个孝子,眼下觉得双腿间有一股子温热在往下淌着。死去的父母,不知何时坐到了桌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他们身上还都穿着下葬那天的寿衣。

    “快吃,吃完了睡觉,这都几点了?”父亲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净之后阴森森说道。夏尽泽很清楚的看见,一条蛆虫从父亲的鼻子里钻了出来,然后又钻了回去。

    “爹,妈,你们慢慢吃。我,我先回房睡了。”夏尽泽扶着桌子站起来,牙关打着磕对面前的二老说完,然后头也不敢回的走进自己的房间,砰一声将门反锁了个结实。

    我坐在的士上,看着前边被堵得一塌糊涂的马路很有些烦躁。今天是周五,我答应了顾翩翩陪她回乡下祭奠她父亲的。可是我不知道,周末的江城会堵成这个样子。

    “快使用双截棍儿……”电话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上赫然三个大字,顾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