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什么艺术?”刘建军将椅子摆正,坐在上面问道。

    “人体……行为艺术!”毕竟是心里有鬼,人咽了口唾沫道。

    “哦,行为艺术。要不要让你们上上晚间新闻,好好替你宣扬一下你现在正在进行的……行为艺术?”刘建军笑了笑,问那人道。

    “别,罚多少钱我们认。”不等那人开口,一旁的模特儿连忙说道。

    虽然私底下的那点破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面子上还是要保持着那最后一点矜持和自尊的。这要是放到新闻里一播,无异于扯掉了最后一条遮羞布。到那个时候,再想在圈子里混下去就难了。起码在价钱方面,会大不如前。

    “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这段时间,你在哪里?”示意同事将模特带出房间,刘建军问那人道。因为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他也不知道死者具体的死亡时间,只有这么含糊的问了。

    “在哪里?我就在酒店啊。一直在酒店拍照呢。”人家见刘建军似乎不是为了抓瓢而来,暗自松了一口气道。

    “谁能证明?”

    看)o正`版◎章节上‘*

    “酒店的服务员啊,还有就是白洁。哦就是刚才那个模特,我给了5000块包了她一天。”人电视没少看,听刘建军这么问,那颗刚放下的心又悬了上来。警察很少这么问人的,一旦这么问了,就代表着有大案子,起码也是人命案。说白了他只是一个打着摄影的幌子骗骗姑娘的主,可不想自己掉进人命案的大坑里去。

    “目前可以排除他们的嫌疑,第一他们在案发的这段时间里都有不在场证人。第二他们跟杨翠花之间,仅仅只是买卖关系,犯不着杀人。”三天之后,刘建军找到了我。三天时间,他将三个跟杨翠花之间来往最密切的摄影师查了个遍。可是结果却是很让人失望,这三个人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有没有什么人,是对这个杨翠花恨之入骨的?”养小鬼这活儿,一般人还真不能做。小鬼得养,靠什么养?饲主的血肉。如非有深仇大恨,谁乐意去养那种损己害人的东西?我泡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递到刘建军手里问道。

    “恨之入骨?一个貌美的姑娘,谁会对她恨之入骨啊。”刘建军捧着茶杯,找了把椅子坐下道。

    “等等,年轻貌美或许才是她得罪人的根源。难道是同行相妒?妒也不至于杀人啊,顶多败败她的名声罢了。”刘建军感觉有些挠头。该查的人都查了,可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真要对外宣称这个杨翠花是自杀,然后销案?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并称为人生两大不能原谅。”我吹了吹茶杯里的茶水,缓缓对刘建军说道。

    “不出预料的话,接下来还会有人死。”我抿了一口茶,轻叹一声道。

    “你特么到底发现什么了?”一听这话,刘建军急眼了。站起身来抓住我的衣领子狠狠道。

    “杨翠花死几天了?”我将茶杯放下,冲刘建军咧咧嘴问道。

    “到今天为止,第五天了,一直没敢通知她的家人。事情没有水落石出,我真的没脸去见死者的家属。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跟人说,难道要我说,你们家姑娘想不开,自己把自己吃了?”说起这件案子,刘建军就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