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一个和刘佳同寝室的妹子,不知为什么,她的梦境被笔仙安排到了青楼里。

    “每个人的梦,都是源自于她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她不想,我又怎么能强迫得了她呢?”我的耳边,传来了笔仙的声音。

    “有的人渴望金榜题名,有的人渴望功成名就,有的人渴望家财万贯。而她,则是渴望不劳而获。我这是在满足她的愿望,你觉得呢?”笔仙继续在我耳边说道。

    “你错了,青楼女子也是考劳动吃饭的。不劳而获?你不如把她弄去当官更贴切一些。”我耸了耸肩,拿起桌上的酒壶往杯子里斟满了酒,一口喝下去说道。

    “噗嗤!”笔仙闻言忽然笑了!

    “我觉得,你这个人其实也蛮有意思的!”她在虚无处对我说道。

    “你看看,女人嘛,开开心心的,多笑笑多好。”我打了个响指看着虚无中某处说道。笔仙藏得住自己的形,却藏不住自己的味。

    “油嘴滑舌的小家伙,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她们都救下来!”笔仙娇嗔了一句,随即消失无踪。任凭我怎么抽动鼻子,也闻不到她的气味了。只是,为什么说我小?身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异性说自己小和不行。哪怕她是一个女鬼也不能这么说!

    “小巧儿今日出阁,还望诸位老爷公子多加怜惜。还是老规矩,诸位对巧儿是真情还是假意,就全看诸位稍后的表现了!”老鸨子双手拢在袖子里,站在画舫里的阁楼上看着下边的文人骚客们慢悠悠地说道。这就是准备让这些冤大头们竞价的节奏了。

    “老夫,老夫出价纹银50两!”一个富商模样的人率先起身说道。

    “50两也想跟俺争美人儿?老子出100两!”起身竞价这货绝壁是个屠户。问我怎么知道的?隔老远我就闻见他身上那一股肉臊子味了。

    “嗯哼,我家老爷出价纹银300两!”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到头前,清咳了一声举手道。

    “哟,袁半城怎么来了?今儿怕是这美人儿与你我无缘了啊!”有人定睛一看,认出了管家的身份。他家主人,正是有半城之称的大盐商。于是乎,当即有人就打了退堂鼓,转而坐在那里看起热闹来。

    “走路都要拄拐了,还弄得动么?”有那羡慕嫉妒恨的人在一旁轻声说道。大声是绝壁不敢的,人有钱,打死他顶多也就赔个纹银830两。800两的赔偿金,30两的安葬费!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自己弄不动,还不兴让那小娘自己动?左右是花钱了,这钱也得花得畅快不是?算了吧,咱就别去丢人现眼了。过了今日,明日再来找巧儿。顶多花销个纹银10两,甚至只要3-5两也是有可能的。”有那常逛青楼的在一旁支着招道。

    “袁大老爷出价300两,果真对巧儿是真爱。还有大老爷加价的么?”老鸨子看着底下竞价的那些个人,笑得脸上的粉直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