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肯定发现了什么,今天你要不说明白了,我还就不走了。”收队之后,刘建军驾车来到了我的白事铺子,一进门就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说道。

    “你是干警察这行的都没发现什么,我一个卖纸钱儿花圈的能发现什么?喝茶不?”我冲刘建军笑问道。爱坐就坐吧,我这儿又不是发廊,会所什么的,不怕警察蹲点。

    “这可是一条人命,我知道你心善,要不然我老娘出事那会儿你也不可能出手帮忙了。以前吧,打死我也不信你们这行的门道的。可是打那事儿之后,我信。而且你们这行里,我就认识你一个人。要是能帮,你就搭把手帮帮我吧。”刘建军见来硬的没用,转头走起温情路线来。

    “我不相信,有人会把自己吃了。”刘建军摸出一支香烟来点燃道。

    “我说你老缠着我干嘛?有这工夫,不如查查死者有没有和人结仇什么的。”我将茶叶放进壶里,用温开水洗过之后泡上对刘建军说道。

    “你怀疑是仇杀?不不,凶手再狠也不可能逼人活生生把自己吃了。”刘建军闻言眼神一亮,最后又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猜想。

    “查查再说?世事有因才有果。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总不会是无缘无故的。你说呢?警察叔叔?”我将泡好的茶倒了一杯递到刘建军手里道。

    “听你的,先按正常程序走。实在不行,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刘建军见我实在不怎么想搀和,只有退而求其次道。

    “那行。”我抬起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对他说道。

    “有意思了,养小鬼替自己杀人?”送走了刘建军,我嗅着指尖沾染的鬼气轻声道。进入现场的时候我是戴着手套触碰尸体的,隔着手套鬼气都能沾染到我身上,可见那个害人的小鬼怨气是有多么重。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转身将门关上,我来到铺子的阁楼上。点了三炷香插入香炉,又虔心叩拜了一番悬挂正中的三清画像之后,起身念了一道净身咒将那沾染在身上的鬼气驱散了个一干二净。

    驱散了沾染在身上的鬼气之后,我从供桌上拿了一沓黄表纸和一碟朱砂来开始画起了符。被人豢养的小鬼,身上的戾气可不比一般鬼魂。想想也能明白,有谁愿意自己死后还被他人操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