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算了算了康少,跟一个连英文都不懂讲的人争个什么?我们继续喝酒去!”或许是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和那小白脸,哦对,是康少一伙儿的当中有个人开口劝道。

    “不懂英文怎么了?你懂日文么?嗤!”我生平最恨人家用英格利什来和我一较高低。闻言我扬着下巴问那多嘴的货道。

    “日文?哈哈哈哈,你要是能说出一句日文来,今天你们这顿我请了!”康少似乎拿定了我没知识没文化,骄傲得跟只公鹅似的在那说道!

    “孙子,可算被我带沟里了吧?”我心中一阵得意。

    “雅蠛蝶!”说完这句,我头也不回的进了包间。只留下满堂看热闹的人们鸦雀无声。

    “点菜,刺身,寿司......额,还有什么东西好吃?”不理被气得面色铁青的康少,我大马金刀的坐到桌边冲和服妹子招手道。可是不几句,我就不知道该点些什么了。就这俩玩意,还是我从电视里看来的。

    “别听他胡说八道的!”顾翩翩在一旁扶额不已,拧了我一把之后对头顶一阵乌鸦飞过的和服妹子说道。

    “北极虾烟熏三文鱼卷!”颜值高的妹子点菜都让人赏心悦目,顾翩翩连菜谱都不看,就在那里跟人和服妹子说道。

    “哈依!”可算逮着一句能听懂的外语了,我看着人和服妹子心中万千感慨。

    “三文鱼手卷寿司!”顾翩翩一开口,立时把我的注意力从和服妹子身上拉了过去。

    “哈依!”这是今天我第二次听懂外语了,虽然和之前那句是同一个词。一时间,贫道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善意。

    “蒲烧鳗鱼,鲜虾味增汤,照烧鱼丸串,时蔬天妇罗,金枪鱼刺身。”随着顾翩翩每点一道菜,和服妹子都会哈依一声。于是,恍惚间我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深谙日文一道了。

    “喂,醒醒醒醒。人都走半天了!”就在我脑洞大开,浮想联翩的时候,眼前一只手不停地在那里晃悠着,同时耳边传来了顾翩翩语带戏谑的声音。

    “你真厉害,不看菜谱都知道那么多日本菜!”对于点菜这事儿,由不得我不服,我由衷的伸出大拇指称赞着顾翩翩道。

    “只不过以前,爸爸带我吃过几回而已。”顾翩翩眼神一黯说道。看来我的一句无心之语,触动了人家妹子心里的痛处。

    “那个什么少的,走了?”我有些歉意的挠挠头,完了把话题扯开道。

    “彭有康,香港彭氏药业的继承人。想追顾翩翩很久很久了,因为有我挡驾,一直没让他得逞。”久未作声的胖妹见我问起那个康少,连忙开口在那里表着功道。

    “人家贼有钱了,程大哥,你要想追翩翩,我看难度好大呀!”胖妹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