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到了!”专车就是比客运大巴速度快,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就站在了江大的校园门口。拿出手机给胖妹打了个电话,我就站在那里等着她出来见我。

    “说说吧,翩翩到底怎么了?”等胖妹鬼鬼祟祟的从学校里出来,我将她带到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屋里,点了杯沫沫比水多的咖啡给她问道。

    “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最近几天吧,翩翩显得很紧张的样子。以前晚上她还喜欢去学校的体育馆里打打羽毛球什么的,现在一下课就回寝室,然后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有一点点的动静她都会反应得很强烈。我觉着,她是不是得罪人了,完了人家要来报复她。”胖妹用小勺舀了一点点沫沫放进嘴里说道。

    “得罪人?你天天跟着她,就没发现她到底和谁结怨?”我端起面前的凉白开问胖妹道。喝了一口凉白开,我品品滋味,完了心里暗骂一句:就是普通的白水嘛,这也要老子5块钱?

    “那还真没有!”胖妹低头轻舔了一下咖啡沫沫,使劲想了半晌答道。

    “晚上请你们吃日本料理。”问胖妹看来是问不出个究竟来了,现在要想弄明白顾翩翩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谨小慎微,还得问她自己才行。

    “真的?我知道有一家特别正宗,就是价钱贵了点儿。”胖妹闻言眼神一亮,瞬间就把顾翩翩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你怎么又来了?”送胖妹回学校之后,我百无聊赖的先去动物园逗了半晌猴子,又跑去电影院看了部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的电影,时间终于到了下午5点半。再次来到江大的门口,就看见顾翩翩在胖妹的拉扯下,极不情愿的走了出来。一见我,她就和见了鬼似的问道。

    “先吃饭!”说完我冲胖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带路。

    “空吧哇!”随着胖妹走了一站路,又坐了几站路的公交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写着大大和字的门脸儿跟前。胖妹一掀帘子走了进去,几个穿着和服的妹纸趿着木屐立马儿过来打着招呼。

    “日本妹纸?正宗的?”我挑了挑眉毛问身边的顾翩翩道。看着这些面容姣好的妹纸,我很有种扑上去为国争光的想法。

    “哪儿那么多正宗的啊,都是本地人。哦,除了大厨和老板是日本人之外。”顾翩翩白了我一眼说道。

    “这样啊,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我揉了揉鼻子,颇有些失望的说道。

    随着和服妹纸一路走进去,来到一个空余的包间门口。人家妹纸示意我们把鞋脱在门外,自己则是拉开拉门,很是殷勤的跪在门内示意我们进去。

    “吃个饭还要脱鞋?真麻烦。下回我决定来之前,一礼拜不洗脚!”我嘴里嘟囔着,将运动鞋脱在门外。而门里跪着的那妹子,闻言脸色都绿了。

    “Goodevening!”正准备进去,隔壁包间的门被服务员拉开,打里面端出一大堆各色垃圾出来。包间里一个小白脸一眼就发现了站在外面的顾翩翩,这货眼神一亮,站起身走到门口来了这么一句。

    “Goodevening!”顾翩翩微微皱了皱眉,嘴里轻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