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赵家宅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我就坐着早班车准备回城了。赵大叔一直将我送出了山,陪着等到班车来了才准备返回!这也是我的能力得到了人的尊重,人家才会这么客气。想想昨天来的时候,人家可还仅仅只是把我当个孩子来看待呢。

    “昨日之事全赖师兄出手方才化解,这些钱张某实在没有脸面拿回去。”等车的时候,张道长从身上摸出那一摞零碎钞票来,看了看塞进我的兜里说道。

    &1,(

    “赵大叔,还麻烦你一件事情,把这些钱带回去还给乡亲们。”我哪里会拿张道长这些钱?从兜里把钱掏出来,看也没看原样就塞到赵大叔手里了。

    “这不合适,这不合适!”赵大叔嘴里说着,想把钱再推回来。

    “就这样吧,车来了,我们走了。”我将他的手挡了回去,一伸手拦住了班车道。

    “快使用双节棍儿!”才一上班车,我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归属地是江城。我等它响了5-6声,才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接通电话,我轻声问道。

    “程大哥?”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在那里试探着问着我。

    “你是,胖妹?”好不容易,我终于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是我,是我。我给你说啊,内啥翩翩好像是出事了!”胖妹在电话那头压着声儿说道。

    “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什么叫做好像是出事了?”我有些不明白胖妹话里的意思。

    “就是我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出事了,可是最近吧,我就觉得她有些不正常。整天神神叨叨的,特别是到了晚上。”胖妹在电话里急匆匆说道。

    “哎呀,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能来一次江城么程大哥?”胖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来描述她所观察到的情况,于是干脆让我去一次江城,她好当面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我现在在乡下,到了城里马上转车去江城,大概......”说到这里我抬手看了看表。

    “大概下午2-3点钟到,到时候打你电话行么?”估算了一下时间,我紧接着对胖妹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你到了就来江大,到了给我打电话。”胖妹连连说道。

    “师兄去江城有急事?”张道长坐在我身边,只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催我去一次江城。于是等我挂了电话之后,侧过身来问我道。

    “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情,催我过去看看!”我把电话揣回兜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