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最后一枚棺材钉被起出来,整个现场的气氛不由自主的就紧张了起来。大家此时的心态就和小孩子放鞭炮一般,对事情本身很感兴趣,可是又害怕受到伤害。

    张道长手握天蓬尺走上前去,留下了两个看起来胆子最大的青壮之后,让其他人都从屋子里退了出来。两个青壮手里各拿了一根铁钎,准备听张道长的号令开棺。

    “不好,快退!”我在人群中抽了抽鼻子,一道尸气扑鼻而来。我奋力将挡在身前看热闹的乡民向两边推了一把嘴里大喝道。

    “嘭!”话音未落,棺材盖子就冲天而起。撞破了房顶飞了出去。随后打棺材里坐起来一具起尸。起尸身穿黑色的寿衣,面容白中泛青,间或从鼻孔里钻出几只蛆虫来在那里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g#正S=版首发r

    “快走!”张道长见状一尺抽向起尸的天灵盖,嘴里急急对那两个目瞪口呆愣在当场的青壮喝道。

    “铛”一声,天蓬尺抽打在起尸的头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来。起尸受了这一击,立时变得凶性大发起来。一个纵身直愣愣从棺材里跃了出来,转身就是一爪抓向了袭击他的张道长。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张道长大惊之下迈步连连后退,同时嘴里念起了六丁护身咒。奈何,平日里用功不够。没来得及把咒语念全,他就已经被起尸一爪挠到了身上。

    “啊!”顷刻间张道长就血染当场惨叫一声。闻到了人血的味道,那具起尸愈发不会放过他了。双臂一抬,掐住了张道长的脖子,张嘴就往他的脖颈处咬了下去。

    “带乡亲们走!”我急匆匆对手足无措的赵大叔喊了一句,随后拨开身前那些被惊得四下乱窜的乡民。几个大跨步就赶到了已经绝望的张道长身边,甩起金钱剑抽打在起尸的脸颊上。

    金钱剑曾是养父随身的法器,又岂是张道长手里的杂牌货所能比拟的?这一下只抽打得起尸脸上泛起一阵白烟,一股子尸臭随之扑鼻而来。

    “道友救我!”已经被起尸掐得七荤八素的张道长见势连忙挣扎着对我喊道。

    我闻言接连两剑抽打在起尸的双臂上,将它抽了个皮开肉绽。这玩意的脾气就跟游戏里的怪一样,谁打得他狠,他的仇恨就在谁身上。接连挨了我三下,起尸手上一使劲将张道长抛了出去,然后挥舞着双臂直愣愣冲我扑了过来。

    “取点公鸡血,用血调朱砂。役雷咒会画吗?画一张备用,快去!”情况紧急,我也顾不得和张道长客气什么了。金钱剑一横,将起尸逼退两步后对起身踉跄着往门外跑去的张道长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