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供桌一张,糯米一碗。活公鸡一只,黄表纸若干。法水一碗,香三柱,烛一对。毛笔一支,朱砂一碟。此獠厉害,贫道不得不开坛做法。”张道长进得老汪家的堂屋,绕着棺材来回走了三圈之后一脸严肃地对站在门外的众乡民说道。

    “或许是有点真本事?”我站在围观的乡民当中,闻言心中暗道。到目前为止,张道长表现得还算是中规中矩。

    “道长,什么是法水?”有乡民不明就里,出声在那问道。其他的东西在农村都是现成的,独独这法水是个什么水,多数人还是不知道。

    “嗯哼,清水一碗!”张道长很满意乡民的无知,闻言捻须轻咳一声道。

    “快去准备,错过了午时,可就要等明天了。”张道长抬头看了看有些刺眼的阳光,转身出了老汪家的门催促着乡民们道。在此之前他也曾做过几场道场,渡过几个亡魂。最让他声名鹊起的一次,则是镇压了一具起尸。也正是因为那次的事情,才成就了他在行内的名声。

    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可以镇一次起尸,那么第二次也理应手到擒来。方才那么说,只是题中之义罢了。不把起尸说得厉害一些,他事后怎么好意思开口问这些人多要钱?

    “都快去帮道长准备物事,都愣着干嘛?多等一天就是一天的变数。”村老将手里的拐杖往地上顿了几顿,吩咐着乡民们道。变数不变数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多等一天,就得多给这个道士一些钱。今天的钱都是大家凑的,明天难道还要大家凑?他干,旁人也不干呐!

    更《新$最s)快上z

    有了村老的督促,一众乡民呼啦一声各自散去为张道长准备所需用用品去了。人多力量大,不到半个小时,供桌和一干物品皆已准备齐全。而此时的张道长,也已经换好了一领崭新的道袍。只见他度步来到供桌前,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天蓬尺,三清铃,令牌等法器一一摆放齐整了。

    “呔!”指挥着众人将供桌抬到老汪家门口。张道长环视了一下聚拢在身边的乡民,一跺脚发出一声喊。

    “嚯!”众乡民冷不防被这声喊吓得后退了半步。

    “肃静!”一捻须,张道长颇有威严的对众人喝道。随后转身点燃了供桌上的那对大烛。

    “叮铃!”等众人俱都闭口不言之后,张道长摇响了三清铃。

    “稽首皈依一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青华府启奏太乙救苦尊”铃响过后,张道长从桌上拿起一支香就着烛火点燃了唱道。

    “叮铃!”将香火插入香炉正中,张道长又摇响了第二声三清铃。

    “稽首皈依二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朱陵府启奏十方灵宝尊”口中唱完,张道长依次点燃了第二炷香,并且将其插到香炉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