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位是?”第二天,赵大叔给我来了个电话,约我在汽车站碰头然后一起去乡下。到了汽车站,我看见一个年约40开外,显得很有些矜持的中年男人和赵大叔站在一起。我走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问赵大叔道。

    “哦,这位是久负盛誉的张道长。”赵大叔眼神有些躲闪的说道。这事儿,就是他办得不地道了。既然先约了我,转头又去约别人是个什么意思?这事儿要是放在父亲身上,他肯定是扭头就走。可我跟父亲不一样,父亲是名声在外,我却是初出茅庐。我心里虽然有些不爽,可是为了这次难得的实践机会,我决定先忍下这口气。

    “他是我故旧的孩子,今天想去看看张道长是怎么大展神威的。”赵大叔看了那个张道长一眼,有些小意的解释道。这个张道长是不是真有本事不知道,不过看这一路上的做派,约莫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吧?他在心里如是想道。有本事的人,总归是受人尊重的。

    “嗯,少时只可远观,不可胡言乱语。”张道长拿眼角瞥了我一眼,抬手捻须道。认识他的人,知道他只是一个专门混迹于各乡各镇的野道士。不认识他的人,就凭他眼下这做派,怕不以为他是哪门哪派的掌门高人呢。

    “一定的一定的!”赵大叔见我不做声,连忙陪着笑脸在那连连称是道。

    一路无话,坐着开往乡下的中巴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下车之后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翻过了几座海拔百多米高的丘陵矮山过后,我们才终于到了赵家寨。

    赵家寨名字当中虽然带有一个寨字,却只是一个小山村。村子不大,全村加起来不过40多户人家,200多口人。之所以叫赵家寨,是因为村子里百分之80的人都姓赵。当然现在连100号人都没有了,青壮们大多去北上广那些地方打工挣钱。留在家里种田的,都是些老人。

    顺着田间的小路一路走过去,很快我们就进了村子。大老远就看见一户人家门口摆满了花圈,一群老头儿老太太正隔得远远的指指点点。

    “细赵(小赵),让你去接(请)个道士,你怎么去了一整天?道士接来了没有?”进了村子,就有人上前问着赵大叔。别看赵大叔年纪也已经近50了,可是在这群七老八十的老人家面前,还真只能被称为小赵。

    “接来了,这位是远近闻名的张道长。”赵大叔没来得及把气喘匀,连忙指着身边的张道长对村民们做起了介绍。至于我,则被他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了。

    “哦哦,快进屋快进屋。村子里的麻烦,还要张道长多费心了。”几个村老闻言很是客气的把张道长往屋里引。

    “除魔卫道,本就是我辈修士的份内之事。只不过,供奉三清祖师也是要花钱的。”张道长并没有急于动脚进屋,只是站在那里对村民们说道。瞧他话里这意思,是准备先把价钱谈妥再说了。

    “不知请道长出手,需要多少香烛钱?”村民们老是老,可是不傻。闻其言就知其意,当下一个村老就站出来问道。

    “那得看这件事到底要消耗我多少法力了,起步价2000,事后根据事情的难度酌情增加。”张道长伸出两根手指来,在村老眼前晃了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