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嘶嚯...”我睁开了双眼,猛地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纤纤,纤纤?”顾不得灵魂刚刚入体带来的不适,我起身四下寻找起来。

    “老爷!”一个娇糯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我循声看去,顾纤纤裹着浴袍正从里边出来。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顾纤纤还是那个跟了我三年,为我舍过命的顾纤纤。我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对她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让我感到纵然千言万语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我抬手捏了捏眉心,一步上前紧紧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终于...终于...”我紧紧搂着她,嘴里低声说道。

    “老爷...”顾纤纤环臂抱住我的腰,踮起脚尖将唇印在了我的唇上。唇齿间有些咸,那是泪珠的味道。有她的泪,也有我的泪!

    “楚老,我要结婚了!”良久,我才跟顾纤纤分开。等她穿好衣服,我牵着她的手带她跟顾翩翩和颜品茗见了面。对于顾纤纤的事情,两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三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凑到一起窃窃私语着。其中顾翩翩和顾纤纤尤其显得亲热,毕竟她们之前曾经是一个人。就算如今一分为二,个中也还有藕断丝连的感觉。任由她们在那里联络着感情,我拿起电话径直打给了远在帝都的楚老爷子!

    “哟呵,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嘿?乍对我这么客气,老头子我还真不习惯!等等,你说什么?要结婚了?哪家的姑娘?怀上了没有?男孩儿女孩儿?”电话里,楚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调侃着我道。末了儿,他回过神来连声问我道。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啥就怀上了...我是有事儿求您帮忙!”闻言我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再说下去,指不定还会说出些啥来。

    “哦,有事求我。哦呵呵呵,程小凡你个小崽子,你也有今天!”楚老爷子在电话那头放声狂笑了几声,然后很是爽利的对我说道。

    “喂,人呢?怎么不说话了?”过了半晌,见我没搭理他,楚老爷子在电话里问将起来。

    “这不是尊敬长辈,想等您笑完了我再开口么?”我靠在椅子上摸了摸鼻子道。

    “嗯哼,先说啥事!”楚老爷子轻咳一声问我。

    “结婚证,我需要三张结婚证!”此言一出,顾翩翩三人顿时停下了话头,齐齐看向我。

    “你小子疯了!三张?你这是公然跟政策作对是不是?这个忙老子不帮!”楚老爷子一听,一口回绝了我。

    “不是,类似我这样的人,国家都应该有一个特殊的档案吧?我的意思是,在民政局办不出三张来,可以在特殊档案里予以承认啊!没办法,我是一个博爱的男人,三个女人我都喜欢,我都要娶!可是吧,如果去民政局办证,只能办一张。这么一来,对其她人又不公平!”我有些任性的对楚老爷子说道。这么些年,遇事我很少会任性,这一回我决定任性一次。

    “要么,你都别办证,那不就公平了?”楚老爷子给我出着馊主意!这个事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后来想想,如果连一个名分都给不了人家,那么结婚做什么?结婚,就是想给对方一个安定的家,一起过安稳的日子。彼此照顾着,一起见证对方从年轻到年老,一起经历着爱情慢慢转变为亲情!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这样吧,我去上头给你探探口风。”见我又不做声,楚老爷子连忙说道。说完,他就将电话给挂掉了。

    “要不,咱们都不要结婚证好了!”顾翩翩她们见我为难,异口同声道。其中颜品茗一句话出口,随即羞红的脸颊。原本,她一直以为这事儿没她的份的。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起,我连忙将话筒拿了起来。

    “这事儿你别到处问人,闷声发大财懂吧?”楚老爷子啥话也没说,就对我丢下这么一句后再度把电话挂掉了!

    三日后,一个快递送到了山庄。我拆开一看,里边是几本本红红的结婚证。不过这几本结婚证跟一般的结婚证有所不同,里边的钢印不是某某民政局,而是戳着特殊人群关系证明的字样!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关系一栏当中填写的那两个字:夫妻!

    不管是民政局,还是什么别的单位发的证。只要国家承认我们的关系就行了。拿了证,婚礼的事情就提上了日程。艾义勇知道我要结婚之后,死乞白赖的也跟胖妹去把证给拿了。按照他的话说,浪荡了这么多年,他也要收收心,找个管得住自己的女人成个家。山庄里开始张灯结彩着,婚礼现场一切的开销,都是艾义勇出的钱。谁让他想跟胖妹在我山庄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呢?这厮有钱,不趁着现在多宰他一笔,等他成婚之后就不好下手了。因为他的钱,即将不属于他掌控!

    山庄都布置好之后,婚礼也就随之而来了。我刻意从家里把父母,姐姐姐夫们都请了过来。得知我要结婚,楚韩两家也在各自家主的带领下来了不少人。娜娜和她的母亲,还刻意请假赶了过来。甚至包括在越南牺牲的杨朝阳同志的夫人和孩子也都赶了过来。他们母子,还是第一次来到我的山庄。家住江城的老周一家,则是全家出动来到了我的山庄。

    艾义勇的家人和胖妹的家人也都来了,跟他们比起来,我家的三个女人就缺少了家人的祝福。我看着她们,心里决定今后一定要加倍的照顾好这几个女人。顾纤纤和顾翩翩是没有家人可请,颜品茗则是拒绝了邀请家人前来观礼。原因,她没有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决定不问缘由,尊重她的意愿!

    “一拜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