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挡住他们,二牛你们快点儿!”武教头带人死死挡在二牛他们身前,一边挥刀跟那些敌人搏斗,一边大声喊道。倭寇都是伤兵,可纵然是这样,他们的战斗力也不是这些丝毫没有受过训练的家丁所能比拟的。一个照面下来,家丁倒下去七八个,倭寇却只有一人被砍翻。这一人,还是死在武教头手里的。

    “谁都不许逃,谁都逃不了。打你们冲出来开始,你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拼到底!”嘴里说打仗,跟真的上阵打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照面死了七八个人,这让有的家丁心生了怯意。一害怕,人就开始想着逃命。脚下刚动,却是被挥刀跟人死斗的武教头给看出了端倪。一刀将一个倭寇砍翻在地,他厉声对众人吼道。

    “一二...”二牛也害怕,可是武教头的话在他耳边回响着。打冲出来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唯一的路,只有拼到底。招呼着身边牙关有些打颤的家丁,大家齐齐用肩头顶住城门上那硕大的门闩,一使劲将它给抬了下来。

    “加把劲,还剩下一根了!”二牛努力让自己不回头看,只是招呼着身边的家丁们。他怕自己一回头,心里会更加的害怕!

    “我...我不干了!”一个年幼的家丁扔掉手里的刀,带着哭腔就朝一边跑去。他想着,我不干了,倭寇总不会拿我怎么样吧?

    “噗!”还没等他跑出几米远,一干十字枪就将他给捅了个透心凉!

    “统统杀了!”领头的倭寇从家丁身上拔出十字枪,看着眼前那些家丁们面露狰狞的道。倭寇的人数只有家丁的五分之一,约莫百把号人。可是战斗力却恰恰相反,家丁们只有倭寇的五分之一甚至于更低。眼看想逃都逃不了,剩下的家丁心里头泛起了深深的绝望。只是绝望之后,带给他们的是勇气。无路可退的情况下,他们能做的只有拼命。战斗力不如倭寇不要紧,反正老子死了你也别想活。家丁们没有什么阵型可言,更没有出众的武力支撑他们。可是人一旦有了勇气,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狗子,捅死这个王八蛋!”一个家丁的胸膛被枪刺穿了,他心一横,左右是个死,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就那么朝前扑过去,任由枪杆穿过了自己的身体,死死抱住面前那个倭寇扭头朝身后战战兢兢的同胞喊道。

    “我...我...”狗子平日别说杀人了,连打人的机会都很少。此时见着眼前这番惨状,哪里还提得起劲来去捅人?

    “你什么你,快啊!”家丁觉得自己的力气正在消失,要是再耽误下去,就得被眼前这孙子给挣脱了。

    “啊...”狗子一闭眼,将手里的刀使劲对着倭寇的肚子捅了过去。

    “噗!”一刀捅了个尽根,狗子打着哆嗦不敢拔刀。

    “你...算是狠了一回!”家丁朝狗子咧了咧,一直憋住不敢松的那口气吐了出来,头一歪跟倭寇一起赴了死!

    “啊...”二牛跟其他人一起使劲,将门闩给起开了。砰一声将其扔到一旁,几个人卯足了力气使劲推着城门。城门被推开了一条缝,身后的刀枪却是已经刺了过来。武教头死了,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其他的家丁们虽然在拼命,可是却阻挡不住那些训练有素的倭寇。

    “推门,让我们的人进城!”二牛的后背挨了一刀,他一回头抬手夹住了倭寇的脖子大吼一声。咔擦,倭寇的脖子被他生生给夹断了。夺过了倭寇手里的刀,二牛咬紧牙关一通乱劈,居然将眼前的倭寇逼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