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杀了他们!”说话间,男人冲已经缓过来的小鬼厉声喝道。之所以会和我说这么多,他只是想为小鬼争取一点恢复的时间而已。

    “咿呀!”小鬼得到了饲主的血肉滋养,显得极为兴奋。一张嘴嘶鸣了一声,凌空飞起扑向了我的咽喉处。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凭你也想逞凶?”我探手入怀摸出一张驱魔符来,迎风一振将它点燃了,啪一声正贴上了小鬼的额头。

    “咿呀~”小鬼浑身萦绕的鬼气被驱魔符镇得四散飞溅,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声,转身就向男人扑了过去。它想要反噬饲主,吞噬男人的血肉来滋养自己的伤势。

    “不要!”杨翠花见势不妙,一个横身挡在了男人身前,小鬼一张嘴,吞噬掉了她一条胳膊。

    “翠花!”男人眼看心爱的女人受创,顾不得彪血的断臂,一脚将那小鬼踢开。

    “早说了以身饲鬼没好处吧?”我赶上前去,一张定魂符贴到了杨翠花的身上稳住了她的魂魄,不让她魂飞魄散,然后对那个男人说道。

    “翠花!”男人已经没有心思和我狡辩了,他只是跪在地上,任由自己的鲜血滴落下来,看着眼前心爱的人连胜呼唤着。

    “孽障,留你不得!”见那小鬼已经失控,还准备扑上前来吞噬杨翠花的魂魄。我反手一剑刺入了它的额头,金钱剑感受到了鬼气,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将它振散,然后再度归于平静。

    “叮!”一声,随着鬼气溃散,一根指骨凭空掉在了地上。

    “待会把这个用火烧了!”我用道符将那截指骨包好,递到刘建军手里对他嘱咐道。

    “队长!”没有例外,每次警察都是事后才到。等我料理完了一切,刘建军的那些同事们也赶到了停尸房。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还有地上的血迹,纷纷举枪对准了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他就交给你们了!”我将金钱剑收回腰间,对刘建军说道。

    n=$,永T久免◎-费Lg看?)小W9说W!

    “那个男人怎么样了?”事情完结之后,又过了半个月,刘建军再度来到我的白事铺子。一见到他,我就问起了那个可悲可叹可恨的男人。

    “死了,第二天就死了。”刘建军有些落寞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案子已经告一段落了,你应该轻松一点才是。”我将泡好的茶端到他的面前对他说道。

    “你这生意真的不怎么样,你看,那个花圈还没有卖出去!”刘建军接过茶,指着靠在门边的那个花圈说道。

    “要不老子开发廊去?”我轻抿了一口茶水说道!

    “随你,老子会天天来检查!”刘建军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