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萨克拉门托河滚滚西流,水声轰轰。

    岸边,奄奄一息的红狐问奄奄一息的异鬼洛瑞:“你究竟……为谁效力?你们为什么要和余先生作对?”

    异鬼洛瑞早已没有人形,口器中的触手虚弱蠕动:“你们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情报……我只能告诉你们,自然有人要对付余越,余越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红狐骂道:“雾草……要不是受了重伤,你奶奶我有一百六十八种办法让你吐出实情……”

    异鬼洛瑞惨笑一声,说道:“我没想到你们居然出动堂堂的红山主、红纸扇来抓我,还有这只黑猫……”

    他看向黑猫昆昆,不知道对方详细信息,只知道那是一头很强很恐怖的怪物。

    他说:“你们还真舍得下血本……不过,我也没输……你们派人抓我,难道我们便没有安排人手去突袭?你们一猫一狐来到这里,后方防卫必然空虚,若能抓住余越的女人和女儿,还怕他不肯乖乖就范吗……就算他要拼命,又怎么可能拼得过当世超级大国的国家机器,何况我们还有……”

    说到这里,他便不说了。

    红狐脸色一变,眼神冰冷可怕,她早已料到对方会实行“偷家战术”,所以在“要不要留黑猫昆昆守家”这个问题上才会犹豫,只是不知道对方会安排怎样的力量“偷家”……

    确实,如这只异鬼所说,少了自己和神树大人,尤其是神树大人,家中的防卫力量就变得很薄弱了,如果对方派出的人马当中有一只像洛瑞一样的异鬼,那么就真的危险了,夫人和小主……

    她问:“你们派了谁去偷袭?说!”

    异鬼洛瑞已经很是虚弱,但仍要嘲讽大笑:“哈哈哈哈……咳咳……你们肯下血本,我们自然也不差。派出去突袭的力量……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不比我弱……”

    语气既有得意,也有不甘心的嫉妒。

    红狐浑身一僵,冷汗冒了出来,一种担惊害怕的情绪令她骨血冰寒,急忙道:“神树大人,快……快回援四季酒店!不用管我,先去保护夫人和小主……”

    异鬼洛瑞狂笑:“哈哈哈哈……现在只怕已经得手,你们已经来不及了……”

    黑猫昆昆冲天而起。

    ……

    镁国,新约克。

    这座号称“世界中心”的超级大都市,这座直接影响着全球经济、金融、媒体、政治、教育、娱乐与时尚界的世界级城市,此时繁华凋落,恍如世界末日。

    楼宇间不时亮起团团闪光,然后就是道道火柱升上天空,慢慢化为滚滚浓烟。

    现在深黑色的烟已经遮蔽了小半天空。

    可是目力所及处,能够看到天空中有无数小点在盘旋飞舞,互相追逐着,互相碰撞着,时时都会有人燃烧着落下。

    大地在不断颤抖、震动。

    远天那颗紫色的星球占据了大半个天幕,在它的映衬下,可以看到天空中飘浮着数十个巨大的黑影,它们蜿蜒前行,如履平地,缓缓掠过天际;它们相隔遥远,看上去似乎不起眼,实际体型极为巨大,每一个几乎都有一座城镇大小!

    它们缓缓摆动着身体,抖落片片火焰,每一片火焰,都可以覆盖一座高楼、一个街区、上百生灵。

    在它们身下,一个个街区开始燃烧,而凄厉的叫声连绵不绝。

    远方的天空不时闪过一抹异样的紫色云霞,那意味着又一只恐怖巨兽被传送进场。

    一个个身影从高楼、街道和群山升起,扑向天空中飞掠的巨大黑影。

    那是超凡者们,是超级英雄,他们正以生命为代价向前所未见的敌人发动决死的冲击。

    他们的攻击英勇凄烈,却收效不大。

    包括军队的战机、坦克、枪炮。

    现代武器的火力无法覆盖那些庞然巨物,超凡者的力量也只能在它们身上激荡起浅浅的涟漪,震碎几片火焰,至多在体表爆发出几朵小型的蘑菇黑云,但看那些巨兽滑翔的轨迹丝毫不曾偏移,就知道根本没能损伤到它们的本体。

    巨兽进入城市中心,擦过林立的高楼,一座座大厦倒塌,不知有多少生命惨叫、哀嚎、死亡。

    ……

    十几分钟前。

    新约克拘禁中心,豪华监仓。

    余越等人正在打篮球。

    确切地说,是余越和肥肠在看韩龙和李忠一对一斗牛。

    余越打坐晒太阳。

    肥肠啃着烤肠,满嘴流油。

    韩龙把李忠打得找不着北,但李忠倔强地想要证明自己天赋优于对方,至少信念强于对方,想让余先生多看自己一眼,或能指导一番。

    突然,大地震颤,如龙翻身。

    韩龙三步上篮重心不稳,被李忠一个大帽帽在脸上。

    肥肠的烤肠掉在地上,半截烤肠在地上一跳、一跳……

    韩龙、肥肠、李忠望向余越,满脸惊愕:“余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是地震吗?”

    余越看着发紫的远天,表情异样,喃喃说道:“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韩肥李三人不懂。

    余越又道:“准备战斗!叫上所有成年男性,去战斗!”

    他的话语郑重、严肃、不容置疑。

    豪华监仓厚重的大铁门被踹开,韩龙、肥肠、李忠不断煽动一众在押嫌犯出监战斗,管教过来阻止,他们就煽动管教一起去战斗,说浩劫已至,无人可以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