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情在苏灿的脑海里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记忆却依然那么鲜艳明亮,明亮到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够忘记。

    他还是会记得那个笑容明媚的女孩,隔着花海返身过来看自己,笑盈盈的背着手一蹦一跳的过来,说,“苏灿,下午放学一起走吧!”

    “好啊……”苏灿刚想微笑着回这句话的时候,这个笑容如靥的女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像是一阵烟尘,又一阵烟尘都飘散在风里。

    苏灿好想控制自己的眼睛,甚至微仰起脑袋,防止眼泪从眼眶里掉下来,但心里还是会揪的一下心疼,耳朵里还是会回响她微笑着面对说的话,如果你我都无力改变这个结局,早一些面对未尝不是好事。时间会愈合所有的伤口。

    伤口会愈合,但还是会留下一道刻骨铭心的伤疤。

    但是他明白,程可淑和苏小小两人间只能够选择一人,这两个骄傲到极点的女孩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情,这是现实,不是玄幻小说中的后宫不能够左拥右抱,而自己也不是古代的帝王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现实就是如此。

    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苏灿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只能够辜负一个人。

    这对苏小小来说有些太过于残忍,但她和苏灿其实在那年高二的夏天就已经没了联系。

    从此以后,他们两人之间,两个世界,再没交接。

    就如苏小小说的,这一切都是一个美好的梦。

    现在梦醒了,一无所有。

    很多人都从苏灿的记忆里消失了,却又没有完全在他的记忆里落下来。

    刘磊和李芸跌跌撞撞的毕业了,往后的日子还要继续,幸运的是他们坚持下来了。

    当李芸参加那场盛大的毕业典礼时候,刘磊偷偷的摸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件学士服,还有博士帽,不伦不类的挤进李芸她们零四届的毕业照里,李芸大概是惊讶的,她侧过头来,明眸瞪着刘磊不知所措。刘磊这家伙脸皮太厚了,哪怕是站在里面比旁人高出一大截也非常淡定,在闪光灯下对专业摄像师咧齿微笑。旁边一个歪歪斜斜戴着博士帽的男生还有些惊呼这是班上哪位神人!居然没有一丁点印象?

    “你要死啊!”李芸面带微笑,鼻翼有些通红,强忍住眼泪掉下来,低声道。

    “我在想,以前我和你错过了很多,但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我不能再错过了,那样我会遗憾一辈子的。”刘磊非常诚恳地说。

    “噢!”李芸有些感动,在前面人影遮挡的间隙里牵起了刘磊的手,十指一握,“我爱你。”

    一股热流就不由自主地从刘磊脊髓里冒出,全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就这样,刘磊这个不和谐家伙混进了李芸他们毕业的班级里,随着摄影师“喀嚓”按下相机,那些或绚灿,或严肃,或明媚的笑脸都定格在这美好的时代里,而当若干年后他们抽压在箱子底下的毕业照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指着那笑得最绚灿的刘磊,纷纷纳闷这货是谁?

    毕业以后的李芸放弃了杭州高薪的工作回到了平海小城,做一个平凡而又贴近生活的小会计,抬头就就能够看见梦想,没出息就没出息吧,总比那些在外北漂,啃着冷馒头的梦想者要好很多,至少在家附近工作有一个热水澡可洗有一顿丰盛的晚餐可以吃,还有那个傻乎乎的刘磊可以拥抱。

    而刘磊呢也同样回到了平海县,似乎一切的终点最后总是要绕回到起点的,他似乎总是好运,这一世和上一世命运轨迹有了很大的改变,不管怎么样,他的初心总是不变的。

    二零零三年末的时候,罗曦出院,已经彻底康复了,苏灿和程可淑去看望了她,送了很多礼物。

    苏灿拉着罗曦去二中图书馆穹盖浓荫下聊了很久,同时也把自己写的稿子拿给她看,小丫头一口气读了很多,校园的广播电台不只为何又播放起同桌的你,熟悉的曲调就这样冲入鼻腔,让苏灿不免慷慨激昂起来。

    二中教学楼又新盖了两间宿舍大楼,墙体涂着灰漆,宿舍大楼连着教学楼的缝隙间几根梧桐树蓬盖连绵起伏,树影斑驳下似乎还有那些荒草此起彼伏的疯长,这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也是一个别离伤感的季节,许多人笑着哭着说再见,却深知再见遥遥无期,一转身也许就是一辈子。

    “再见,可以是再次相见,也可以说是再也不见。”罗曦捧着稿件,抽了抽鼻子,鼻翼通红,仰起脸笑容明媚而又阳光。

    苏灿惊悚的盯着她,随后笑了,无奈的耸了耸肩,摸一下罗曦的脑袋,无比轻松的说,“我相信我们是前者。”

    “会的。”罗曦重重的点头。

    这个上午在穹盖的榕树下罗曦说了好多事情,有关于她和陈素素闺蜜的事情,也有一些小到微不足道的小事,还有以后人生的规划,她和苏灿是不一样的,已经耽误了一年,需要迎头赶上,苏灿很用心的倾听,她说了很多,却唯独没关于苏灿的。

    苏灿笑的很轻松。

    不过看到罗曦在夕阳下那惆怅离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