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拯救苍生,为万民而死,这是天师教的宗旨。???

    在入门之初,每个天师教弟子,都背诵了这一条门规。

    死,并不可怕,义之所在,万死不辞!

    或许,一些天师教弟子,并不能完全遵守门规行事,也有自己的私心杂念。但是,此时此刻,还能与宗门共生死的弟子,肯定不会畏惧死亡。

    在看到,宗门的底下,竟然镇压了一头绝世大妖之时。

    众人一度迷茫,然后热血沸腾……

    他们不怪掌教的隐瞒,不怨天尤人,不哭天喊地。相反,他们与有荣焉,觉得理所当然,甚至十分高兴。

    毕竟,他们知道,宗门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利,而是真真切切,确确实实的为了亿万生灵。

    镇压大妖,相当于封堵一座活火山,其中的危险性,可想而知。

    现在,大妖脱困,就好比火山爆,天师教覆灭在即。

    对此,众人却无怨无悔,一个个人或惶惶,或害怕,却无人退缩。毕竟,天师教存在了千年,一代代弟子相传,自然不缺乏以死践道之人。

    许多人坚信,死亡不是修道人的终结,而是另外的开始……

    “荣耀千年,赴死践道,就在今日。”

    一个个修士,脸上露出了狂热之色,眼神毅然决然,就好像飞蛾扑火似的,直接扑向了天坑中的巨猿。

    慷慨悲歌,似曾相识……

    萧景元神思微微晃荡,然后整个人一晃,就出现在了太一掌教旁边。他有几分迟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天师教与太上道,究竟是什么关系?”

    “……隐脉!”

    太一真人毫不犹豫,直接说道:“一千年前,妖猿出世,以血妖狐王为臂膀,为祸苍生。太上道联合众派,将其势力逐一剿灭。”

    “到了最后,太上道上下,死伤惨重,甚至连祖庭,也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之中毁灭,道主也特殊了自己,将这妖猿封印此地。”

    “而后,太上道覆灭……我等隐脉弟子,就遵循道主遗令,自立门户,创立天师一脉,世代在此看守封印。”

    太一真人道:“为了避免妖猿余孽知道此地的秘密,所以知情的宗门,都没有宣扬此事,而是将其隐匿了下来,没有外扬。”

    “久而久之,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天师教就是当年的太上道遗存。”

    说到这里,太一真人也轻轻一叹:“不过,纸终究是裹不住火,经过千年的打探,这些妖猿的余孽,也终究查出了真相,蓄意针对天师教。”

    “然后,他们布了一个局,以东岳的名义,指派弟子调查蓬莱仙岛之事,再趁机挑动天师教与东海散仙的矛盾。”

    “他们的目的,也十分的明确,就是攻破龙虎山,破开封印,解救妖猿,继续祸害苍生。”

    太一真人问道:“对此,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了。”

    萧景元恍然大悟,轻声道:“难怪……太上道就好像禁忌似的,无人知晓,原来是为了保守机密啊。”

    “哈哈,哈哈。”

    这时,血妖猖狂叫道:“不管是什么机密,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不管你们这些太上道的作孽,如何的挣扎,也改变不了事实。”

    “妖皇降世,一统三界。”

    血妖吼叫道:“主人,我们来救你了。”

    “吼……”

    巨猿在层层锁链之下,也咆哮了起来,给了血妖等人明确的回应。在它的拉扯下,坚固的锁链,也咔嚓作响,甚至于出现了细微的裂纹。

    看起来,这些锁链,也不怎么保险,巨猿随时可能破困而出。

    “杀死他们,迎接主人。”

    血妖等人见状,自然是十分兴奋,然后激了热血斗志,实力爆之下,也从新占据了上网。胜利的天平,慢慢地向他们偏移。

    相比之下,哪怕天师教弟子,也是满腔热忱。只不过,再坚定的信念,也抹平不了实力上的差距,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看到这个情形,太一真人的表情,也有几分急切,连忙道:“这位道友,不管你是何人,与天师教之间,又有什么矛盾。”

    “但是,大敌当前,为了天下苍生,请你务必不计前嫌,助我们一臂之力。只要将这些妖邪斩除,重新封印了妖猿……”

    太一真人郑重其事道:“我等愿意负荆请罪,任你处置。”

    “不必如此。”

    萧景元轻轻一摆手,微笑道:“都已经说清楚了,恩怨也很明白。我们之间,似乎没什么恩怨,反而渊源颇深。说起来,大家还是同门,自然要守望相助。”

    “同门?”太一真人眼中,也有几分惊疑之色。

    “是啊,同门……”

    说话之间,萧景元轻声道:“太上道的同门……”

    “轰!”

    倏地,萧景元一挥手,天空之中,就出现了一方鼎炉,迎风爆长。转眼间,鼎炉就如同绵延千里的山峰,直接碾压了下来。

    一时之间,一股深厚沉重的压力,就充塞了天地。

    顿时,在场众人,不分敌物,都倍受压力。不仅如此,在鼎炉四周,还绽放水火风雷的气象,卷起了层层惊涛骇浪似的气流。

    狂暴的力量汹涌,也足以让人心惊胆寒。

    “……禹鼎!”

    乍看之下,太一真人眼睛一眯,然后惊喜交集道:“这是……太上道遗失的镇宗之宝,怎么在你手上?”

    “这是我在蓬莱岛上现的。”

    萧景元随口回答,然后他飞到了高空,以身合鼎,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就聚合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气势攀高到了极点,犹如一尊天神,威风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