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跟我走。”

    “不行啊,爸妈……”

    慕以言头疼不已:“别爸妈爸妈的,随便他们吧!”

    “可是他们来接你出院,到时候没看见你人的话,会担心的!”

    “你觉得,爸那么聪明的人,会因为这点小事着急上火吗?”

    好像有点道理……

    没等慕念安点头,慕以言已经牵起她的手,抓起西装外套,快步的往外走去。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医院。

    慕以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慕念安迟疑了一秒,也仅仅只有一秒,坐了上去。

    车子驶离医院。

    没过两分钟,一辆黑色宾利驶了过来,停在刚刚慕以言的车的位置。

    慕迟曜和言安希从车上下来。

    随后,厉衍瑾,夏初初,夏天,厉昊希,沈北城慕瑶等等……

    都来了。

    大家手里都捧着鲜花,来迎接慕以言出院。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十分养眼醒目。

    毕竟各个都是俊男美女啊,哪怕是慕迟曜这种大叔级别,但依然不减当年。

    越老越有魅力!

    只是,当他们推开病房门,走进去的时候……

    空无一人!

    病床上,还摆着扔下来的病号服。

    但是……人,已经不见了!

    慕瑶:“怎么回事?大变活人?”

    夏初初:“难道是以言这孩子,不喜欢这种方式?先跑了?”

    夏天:“他不喜欢,念安不会跑的嘛,她那么乖!”

    言安希:“这两个人在搞什么鬼……”

    只有慕迟曜十分淡定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慕以言的电话。

    意料之中的,没接。

    很好。

    慕迟曜又拨通了慕念安的电话。

    响了很久,就在快要结束响铃的时候,接通了:“喂,爸……”

    “在哪?”慕迟曜言简意赅的问道。

    慕念安看了看身边正在开车的男人,再看了看面前平坦的路,诚实的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你和以言在一起?”

    “嗯,他在开车。”

    慕迟曜没有多问:“好,我知道了。”

    就在慕念安很紧张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嗯?挂了?

    爸爸就这样挂了?

    慕迟曜望着众人,说道:“行了,打道回府吧。”

    “??”

    “出院的那位,并不希望看见我们。”

    “……”

    而慕念安看着手机屏幕,还有些懵。

    而慕以言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咱爸……是一只相当资深的老狐狸。”

    “可是,他知道什么了?我都什么不知道啊!”

    慕以言只是笑,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来,紧紧的握住,放在唇边吻了吻。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七拐八拐,最终在教堂面前的小胡同里,停了下来。

    慕念安从来不知道,还有一处这样清净美丽的地方!

    “你带我……来教堂?”

    “嗯。”

    教堂是祈祷作祷告的地方,也是见证无数爱情的地方。

    面对神父起誓,一生一世,一双人。

    慕以言紧紧的牵着她的手,不曾松开。

    也不会松开。

    进入教堂,庄严的环境让人不自觉的感到肃穆!

    教堂正中间,一位白头发的神父转过身来,朝着慕以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