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两百多万字,这是不谷写得最长的一部小说,虽然不能用完美来形容,但我自己觉得,《诡门十三针》还是比较让我满意的。

    开了本新书,叫《阴阳神算》,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哦!么么哒!

    新书试读:

    我是个孤儿,没上过一天学。是师父把我养大的,他是个算命先生,从小就带着我走南闯北,四海为家。

    曾经问过师父,我爹妈是谁。他说不知道,在粪坑边上捡到我的时候,裹着我的那床旧棉袄里就只有一张小纸条,别的什么都没有。

    纸条上面写着我是六月初一生的,我爹姓赵,他便给我取了个名叫赵初一。师父还说,要我爹妈在扔下我的时候,连我生日都不说,他就给我取名叫粪坑。我问为什么,他说他老人家最烦取名字了,所以怎么简单怎么来,初一出生的就叫初一,粪坑边捡的就叫粪坑。

    师父前两年去了,把心生阁传给了我。心生阁这名字听着霸气,其实就是玄坛老街最末端的一间刮风四面漏,下雨满屋水的破房子。

    师父在世的时候,我就跟他提议过,把心生阁修缮修缮。可他说不能修,只有这样才能吸天地之灵气,萃日月之精华,我们师徒看相,才能看得准。

    这该死的天,刚才都还晴空万里的,突然就下起瓢泼大雨来了。外面下大雨,心生阁里面下小雨,我正准备去拿脸盆来接屋顶漏下来的雨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全身湿漉漉地走了进来。

    “赵大师,今天总可以给我看了吧?”

    进来的这姑娘叫白楚楚,这已经是她第三天来了。师父在弥留之际,传了我一枚阴阳钱,每日卯时,我得用阴阳钱占卦。若为阴,不看女;若为阳,不算男。

    “不巧,今日不行,姑娘请回吧!”这句话,我昨天说过,前天也说过,而且都是对眼前这位被大雨淋得楚楚可怜的白楚楚说的。

    白楚楚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谁都是不忍拒绝的,我自然也是不忍。但谁叫我连续三天,用阴阳钱卜出来的卦,都是阴卦啊?

    阴卦不看女,这可是师父临终时的嘱托,我哪里敢违反?

    白楚楚用上齿轻轻地咬住了下唇,眼睛微微地泛起了一些红,她的眼角,还挂上了泪花。

    “那就不打搅了。”白楚楚转身便出了门。

    我赶紧从柜子里拿了一把雨伞出来,追到了门口,对着白楚楚喊道:“姑娘,拿把雨伞走吧!这么大的雨,一会儿淋感冒了。”

    怜香惜玉之心,我也是有的。连着三天来找我看相,我一次都不给人看,还害得人家姑娘淋雨,要真给白楚楚淋生病了,我这心里,肯定是会不安的。

    “不用。”白楚楚这两个字,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

    在看相这方面,我精通的是相脸,相手次之,相音我只是粗通。

    音散破,命将绝。

    白楚楚方才的那一声哭腔,是从舌端发出来的。丹田无声,音出舌端,垂死之兆。我很想喊住白楚楚,但碍于阴卦不看女的规矩,终究还是作了罢。

    我回了心生阁,坐了不到五分钟,门外便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有一辆Z4停在了店门口,一个身穿包臀连衣裙,身材火辣,烫着大波浪的女人走了下来。

    “你就是那给脸不要脸的赵大师?”那女人指着我的鼻子问道。

    “有什么事吗?”我问。

    “凭什么不给我家楚楚看相?人家都连续来找你三天了,今天全身都淋湿了,你居然还忍心拒绝她?”

    这女人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一看就是来找茬的。我之前还在想,自己没得罪谁啊?原来这女人,是为了白楚楚来的啊!

    “不是我不愿意给她看,而是不能看!”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