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转眼间,连城白茫茫的冬季渐渐隐去。白昼开始变长,夜晚变短,万物在春季疯狂生长起来。

    阿筝的实习期即将要结束,一切都很正常。

    这日,阿筝拿着例行查房,将将走进病房便绝喉间酸甜,像是有东西从胃里涌上来一般。于是,只好捂嘴转身小跑朝厕所奔去。

    干呕了好一阵,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望着镜中面色红润的自己,她突然想起一句话——“酸男辣女”。确实,她最近的确挺爱吃辣,虽然子初很少让她吃,说是对肠胃都不好。

    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她该不会是有了?

    阿筝被自己的猜忌吓了一跳,回想这几个月来,每次都有措施的啊……但是期间也有过套子破掉的意外,这个也很有可能造成受孕的。

    接下来一天,阿筝都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下班之后,干净找了一家药店买了验孕试纸……之后,便有了阿筝坐在马桶上,手里拿着两条杠试纸且一脸怔忡的画面。

    她拿着试纸,朝外间走去,直到停在书房门口。他每晚都有看书的习惯,他说唯有运动和阅读不可废弃,一样是身体所需,一样是灵魂所需。

    在犹豫片刻后,阿筝还是抬手敲响了书房的门,手中还捏着两条杠的验孕试纸。

    里间传来清冷男声:“进来。”

    得到应允,阿筝推门而入,步子放得又轻又慢。她望着坐在桌前低头看书的男人,一时竟觉得喉间发紧,说不出话来。

    顾子初抬头,看见是阿筝,不由得唇角挽出弧度:“是想我了么?”

    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阿筝慢慢走过去,然后将那张验孕纸放到他的眼前——顾子初的目光缓缓聚焦,然后眸底迅速聚满微光,他拿起试纸看向阿筝:“有了?”

    阿筝点头。

    下一秒,男人迅速起身绕过桌子走过来,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抱得很紧……紧得阿筝快要透不过气,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可以听见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周围的空气渗透着男人身上淡淡薄荷香,这样的味道很让阿筝喜欢。她听见头顶落下他微沉的嗓音:“阿筝,嫁给我。”

    此话一出,阿筝惊在原地。

    按照一般的常理来说,求婚难道不是应该有鲜花戒指吗?鲜花呢,戒指呢……在阿筝怔忡的间隙,他已经放开她,眉眼温润地望着她:“阿筝,嫁给我好不好?”

    顾教授从来都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是阿筝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不浪漫啊……她盯着男子精致容颜,轻轻一笑:“求婚连戒指都没有的么?”

    闻言,男人的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你竟然是在因为这个纠结么?”他抬手掩唇轻咳一下,道:“你看我,像是个连戒指都买不起的人么?”

    阿筝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想调侃一句而已。想到此,不禁捂嘴轻笑:“嫁,嫁,嫁。”一连说了三个嫁。

    毕竟,在遇见他之前,阿筝没想过嫁人;在遇见他之后,再没想过嫁给别人。

    得到阿筝的回答,顾子初一双灼灼的眼瞳中似星河遍布,一时间璀璨得不容人直视其眼。他弯腰将阿筝一把打横抱起,在原地连转两圈,惹得阿筝低呼不已:“小心,小心肚子……”

    顾子初当然是迅速小心翼翼地将阿筝放好,然后收敛眸底微光,一脸郑重地说:“对,孩子。”

    见他这个样子,阿筝忍不住在心底偷笑,说什么顾教授喜怒不形于色都是假的吧。现在从他的脸上可以看见很明显的喜悦呢。

    当晚的顾子初拥她入睡时,将手轻轻放在她的小腹上。那般小心翼翼,那般视若珍宝,阿筝感觉得到那种真情。她知道,这样的男人对她,是真的。

    “阿筝。”他抱着她时从身后缓缓唤她,然后温和无比道:“明天早上早点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去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啊。”

    阿筝满心欢喜地应下,但是第二天早上,她没想到……他说的地方,是民政局。

    今日连城,雨淅淅沥沥下着,空气缓缓被冲散。